德州妈妈在粉专「德州妈妈没有崩溃」透露,高估自己的抗压能力,被酸民批评都不被影响的她,收到受害者来信又是另一回事,有些讯息让她真正厌世,除了黄子佼的受害者外,还有其他MeToo受害者,让她不但睡不好还开始做恶梦,感觉随时能哭出来,看到这些事会作呕,和友人讲起又会情绪激动,因此家人要她暂停一下。

德州妈妈表示发声能激起声浪是好事,但她不是受过专业训练、处理这些的人,因此感觉设不好心理防线,对恶行本身愤怒、沮丧揭露恶行的困难,让她很躁郁,她坦言仍收到很多投诉,有被演艺圈性骚的,也有创意私房的受害者,她都很愿意提供帮忙的警察、律师、立法委员的联络方式。

不过受害者都知道走法律很困难,因此希望借助他的名气公审,这样「又快速、又有力、又能让对方社会性死亡」,但她其实大部分情况不能这样随便乱爆料,有次某个读者称她的护理师朋友在医院被多名医生侵犯,但他不可能这样就发声,后来那位护理师自杀有上新闻,她反而被读者贴新闻来怪罪。

德州妈妈表示尽管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她谨慎且最大限度的在用自己的影响力,「但我现在更能理解受害者的困境,一定是非常无助才会想找网红爆料吧」,她认为不要觉得自己的意见没什么,「因为自古至今,舆情和民意都是能影响判决的,正义非常远,我们继续追求。」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新竹最美里长」游日被性骚!跟踪摸2次屁股 爆气踹醉汉蛋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