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立委陈亭妃受访表示,民进党什么武器都没有,国民党武器一堆,民进党只是要贴标语,结果要国民党男立委站在她后面,最好笑的是陈菁徽自己说受伤了,「我说你干嘛挤我,你不是受伤吗?」,结果陈菁徽说「我还有另一边」。

陈亭妃说,她要问,自己把手伸到她后面说性骚,是谁性骚谁?请国民党说清楚,她会坚持在那里,是她要一个公道,她无法接受国民党这样的污蔑,她只是要贴标语,国民党这么鸭霸,竟然栽赃、污蔑她,还说「我们都有密录器」,请把密录器翻出来,是谁把手伸到她后面?然后用一些莫名其妙的说法要栽赃她,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而此时国民党立委陈玉珍向陈亭妃步近受访区要向陈亭妃解释,陈亭妃随即多次喊「妳不要过来、是你推我的!」,陈玉珍也回呛「妳那么凶」,还说陈亭妃就靠在国民党立委葛如钧的身上,陈亭妃也不满,指著陈玉珍大喊「就是这个样子,陈玉珍就是在造谣说谎,今天是她自己把手伸到我后面,请大家把录影带调出来,请葛如钧出来作证,然后调录影带,请韩国瑜调录影带。」

陈亭妃说,她的手放在前面,手伸上来要来污蔑她,「陈玉珍后面才到,陈玉珍不要再撒谎了!国民党都一直在说谎!」,一直说她性骚,请调监视器,不要用国民党的密录器,国民党现在就是用密录器在欺负台湾人民,「恶质!」,陈玉珍也回应「这跟谁欺负谁有关系?」

葛如钧接著受访说,国民党一直尊重民主程序,希望平静进入议场表决,但是民进党的第一个工作是贴布条,所以他们也尽量确保和平的情况下展现国民党的诉求,他做为阿宅,不希望有碰触的动作发生,这种骚扰不分男女,每个人都要尊重,但是他在角落,民进党立委还在他面前做各种动作,陈玉珍甚至跑来说地方让给民进党,而陈亭妃从头到尾只有喊「你们造谣」,问她造了什么谣,就只说「你们造谣」。

陈玉珍解释,国民党本来已经贴好布条,自己也问民进党,不然让个空间给他们,但是陈亭妃从头到尾就说她造谣,葛如钧怕被污蔑,手就一直举著;她认为如果民进党委员不贴布条,就请他们出去,刚好此时民进党立委王美惠走过来,自己也请王美惠帮忙将陈亭妃、民进党立委林淑芬带出去,之后又进来民进党立委黄捷、赖惠员,结果陈亭妃就开始大喊,「可能葛如钧这几天版面不错,陈亭妃也需要一点版面」,自己也尊重陈亭妃。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吼出对民进党的不满!国民党21日动员「蓝鹰」对尬「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