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书中提到,刘亚仁当时与朋友B、C在洛杉矶下榻处的室外游泳池卷纸吸食大麻,A为了拍摄YouTube影片去到游池,却撞见3人吸食大麻,刘亚仁不满质问:「为什么要妨碍我的自由时间。 」他担心自己吸毒的事传出去,于是逼迫A一起呼麻,A一开始拒绝刘亚仁。

一旁的C搧风点火,「也给A试一次吧」,B也附和「是时候让A抽看看了」,A最后在刘亚仁的怂恿下吸食大麻,熟门熟路的刘亚仁还教导,「不是这样抽啦,要深吸一口气」,现场教起呼麻的方法,多加一条逼朋友吸麻遭法办。

根据法界,刘亚仁去年2020年9月起,以注射美容手术麻醉为借口,2年来跑了14间医院,注射181次、共9.6公升的牛奶针,相当于5亿韩元(约1300万元台币)。并且在2021年5月到2022年8月,拿亲姊与父亲的名义,非法得手安眠药的处方笺40多次,盗领超过1010颗的管制药,还有吸食大麻、古柯碱等嫌疑。

刘亚仁去年1月与艺术家男密友崔河那等4名共犯在美国吸食古柯碱、大麻等毒品,显然已经染毒成瘾。再加上刘亚仁唆使艺术家男密友共犯崔河那湮灭证据,企图帮助崔河那逃往海外、串供要他推翻供词,借以掩盖自己的犯行,不过他俩这次依旧全身而退,法官继5月之后,2度驳回羁押声请,刘亚仁吸毒案首次开庭将于14日上午进行。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


往下閱讀下一則新聞 往下閱讀下一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