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H今凌晨发出千字文

不想污名化忧郁症
昨晚的发文引发新闻转载,当然也有很多人讨论,当然我看到更多人批评指教我的不是。

在这里,我觉得必须为了自己的名誉做些捍卫与说明,并且也不希望被人家认为是因为我的精神状态不佳,让忧郁症被贴上标签而连累了这段关系!

了解我和她认识过程的人,都知道我们是从节目上碰到,然后因为她遇到某个「me too」事件,打电话给我,我们开始熟稔起来。

在上节目的那段时间,她的态度是极其温柔与小女人。

当然也是在那段期间,因为黄医师的事件,使得我站出来和她同仇敌忾,也开了直播。

如果有看直播的人大概可以理解,当时的她,形象是非常温柔而且体贴人的。

然而好景不常。

我和她的第一次冲突,发生在黄医师的页面上贴出了她大学前男友的太太(疑似精神有状态)出面指控她,破坏了她的家庭。

在那当下,我是坚决相信她的。

然而当她不停告诉我,那个前男友是多久以前没联系没见过面,却又贴了张对话截图给我看,显示她在前两三年都还有跟对方联系,我才真的不高兴了!

因为在我火力全开捍卫她立场的时候,她显然避重就轻的隐瞒了我某些事。

虽然她和大学前男友见面,或者在社群上有通话(说是为了投资)并不是多么不能让人接受的事,但是对方老婆(都疑似精神病了)已经发出警告多次,她却依旧还要联络对方,这一点,让我自己觉得站不住脚。

这是我第一次质疑她。

她在脸书上写著我提出分手多次,封锁她几次。就是因为她不容质疑,在她的思维里,我只要提出感想,提出疑问,她就会发火!

我必须说明,我不是个年轻幼稚之辈,我是个在公开场合评论两性与感情之人。我不敢说自己多成熟,但绝对不是会闹情绪做这么无脑事情之流。

在黄医师的事件过后,她确定自己不会回到电视圈了,某一次我和她带小孩去高雄搭游艇,我察觉了一点,她对我的态度大幅度变了。

没有那么温柔了。

我当然不会莫名的就发火,我只是提出质疑:发生了什么吗?我觉得,我们好像不像之前对抗黄医师时那么亲密了!

她的回答是:对呀,因为在传媒那圈子我是小白兔,我当然要装乖一点,但是现在已经回不去节目了,所以现在才是我的真面目,毕竟,我在这圈子(指企业顾问讲师)是神一样的存在,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你不习惯吧!?(我发誓我没有夸饰她的用语)

试问,再怎么成熟的男人,听到自己用众叛亲离的方式捍卫了她三个月之后的女人,摇身一变讲出这样的言论,我会怎么反应?

我当然想分手!

但是我认为,那是她口中所谓的亚斯,所以我提了分手后,我后悔,我决定,我应该要包容她!

所以我挽回!

她在文中说过了提了数次分手,几乎每次都是这样来的。

其中的理由包括了:我曾经目睹她在我面前,和男人(就算是第一次见面)勾肩搭背的肢体接触。

我没有大惊小怪,我只是温和地告诉她我的感受,我觉得这样不好,像是之前她遇到的「me too」事件,难保不是这样来的。

但就因为我提出感受,她生气了,她说她就是她自己,一点也不能妥协,没有灰色地带。于是连带起我也不开心,因为我觉得我在讲正确的事情。

其中的理由还包括了,她不接受和我的朋友见面,因为她觉得疲劳(说她社恐),但是她却会花时间去和网路上认识的,素未谋面的众多大老板见面。

甚至包括远从台北下去台南出差,一个已婚男人在饭店过夜,她也坚持要自己一个女人去和对方在晚上碰面!

同样的,我只是温和地提醒她,可否有点妥协,就是我的朋友也可以见一些,网路上的老板不见得有合作的话,不需要特地见面吧?!

有时候避嫌一下,也不是坏事!?

这种话题,一样爆炸!

再者,我的所有行程,都是在等待她上来台北工作。

当她上来台北时,她会住在我家,但是工作结束,她不愿意待在我家陪伴。大家会认为,她要回台南陪小孩,对吗?

错!

因为实际上,小孩的时间,每个礼拜二三四,都是住在另外一个由她出钱让对方照顾小孩的老师家里。也就是说,每个礼拜二三四,一直到礼拜五的下课前,她都是一个人的自由身,可以自由来去任何地方。

我提过,如果是这样,能否拨一点时间在台北陪我呢?

她不愿意。

因为她认为我住的地方是旧公寓,她住不惯。

而这一点,甚至连我自己重感冒,她因为不想让人家觉得,我自己住在台北没人照顾,但是她又不想上来台北。

于是乎,最终结果就是,重感冒的我,拖著病躯自己搭高铁下台南,只为了营造,她有在身边照顾我的氛围!

就算是陪我去和信回诊,也是因为她知道我会发文,她觉得要让读者有些改观的印象,于是她来了台北一趟。

最近的一次冲突,则是因为过年期间,我和她的家人见到面了。

要知道,在没有见面之前,每一个家人在她的口中,在我的面前,都被她形容的一无是处,包括她的前夫。

但实际上,她的前夫不是没有帮她出钱,之前住在台北的租屋处,她坚持要租一个月五万多元的房子,就她和孩子两人住,前夫虽然后来有几次没出钱,但最开始也都有支出。

于是我不解,为什么在她口中,她认识的人,包括合作过的对象(几乎每一个,除了有给她利益之人),都是烂人,都一无是处,我认为真的无需如此!

但是她从小被剥削,被家暴,匮乏感过重。我能懂,我也能理解。

但我只是想要提醒她,心态可以转变调整,这样对身心不健康,但结果,依旧是吵到要离婚,分手。

作家H上个月才和女友陈珮甄举办浪漫婚宴,没想到24日突然宣布「和珮甄决定结束这段尚未登记的婚姻」。翻摄《Selena陈珮甄 大姐不跑三点半》粉丝页
作家H上个月才和女友陈珮甄举办浪漫婚宴,没想到24日突然宣布「和珮甄决定结束这段尚未登记的婚姻」。翻摄《Selena陈珮甄 大姐不跑三点半》粉丝页

另外,我自认自己现在的收入没有年轻时好。

我自己在台北的一天大约只吃一餐,一餐的费用约莫三百多元。然而只要是她上来的那几天,那几餐,每一餐平均都是约莫两千元!

当然,我不让AA,我坚持我付帐!

但,我不能理解,一直坚持要存钱养小孩的单亲妈,为什么一定要出入豪车,住在前夫有帮忙出钱的房子里,然后吃东西一定要讲究品味到不可思议。

说真的,我爱她,所以上述的一切,都只是部分片面事实。

但我不认为那些思维与行为很健康,因此我觉得我和她不适合,所以每次吵完架冲动提了分手,但我又觉得,我必须负责任,所以我挽回,我道歉!

我不知道这样的事件,是因为我的忧郁症,还是因为我不够成熟。

当然,她可以有她的说词,我尊重。

但毕竟我日后还是要上媒体做个公正客观的媒体人,我不能让我的形象,因为这样一段感情而被诬蔑破坏。

最后我要说,没有登记的原因,在于我主动要办理财产分开制度。

因为这件事情比较麻烦,因为我本身有债务,我不想拖累她,更不想要任何她的资产,所以延误了登记的进度!

但以结果来看,这似乎是好的。

以上是我对这段感情的部分说明,那些我帮助她找资源,找厂商,弄婚礼,做节目等事情,我就不多提了!

毕竟,她是那个圈子的神!

讲这么多,不是因为我们分开了,我要丑化她。而是因为我被丑化了,而她总是在争吵时说,要不要把我们争吵的内容写出来,让大家评理。

但我认为,这样不妥,于是我制止了!

我希望,我的文不要伤害到任何人。因为每个人都可以有她自己的价值观,但如果是被污蔑的部分,我是不会吞声的。

就像当初帮她对抗姓黄的一样。那件事情,她是的确被霸凌,我始终如此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