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金融时报》,这些计划在多数情况下仍处于初始阶段,但突显全球为确保供应链安全,正迫使在制造网络扮演要角的企业做出大幅调整,尤其是科技产品制造商。

台湾安侯建业联合会计师事务所(KPMG)合伙人暨家族办公室资深执业会计师郭士华说:「我们有客户正在考虑或计划设立第二总部。」

郭士华表示,这些企业集团「身处制造业,正在东南亚寻觅设立第二总部的地点,万一台湾发生紧急状况,他们能立刻启动海外的替代指挥系统」。

数十年来,台湾合约制造商已成为全球电子设备及相关零组件的供应链支柱,包括个人电脑、智慧手机、伺服器以及电信网路设备。他们在工业自动化、医疗设备及电动车领域的市占率也持续攀升。

根据参与相关讨论的几名消息人士,考虑在海外设立第二总部的台厂包括光宝科和佳世达,两家业者为消费者、电信、汽车及医疗应用领域生产电子零组件和设备。

尽管有台湾专家认为,中国近期内不太可能以武力犯台,但北京施加的压力日增,加上动用军事恫吓手段,已导致许多外国公司和台湾企业集团的客户启动一些应变计划。

中国各项成本续涨、美中贸易战以及客户要求对中国「去风险化」(de-risk)种种因素,已促使苹果(Apple)供应商鸿海与和硕等企业集团前往东南亚、印度、墨西哥、美国及欧洲扩展,而不是在中国。以往他们许多产能都集中在中国。

一家全球顾问公司不具名台湾地区负责人说,许多企业大多仍著重于地理上的分散式制造,并将随之做出其他调整,像是建立应变架构,「而最大企业集团的高层已开始讨论备用总部相关事宜」。

一家公司的财务长表示,他所属的企业集团考虑在新加坡设立第二总部,因为该集团正在两个东南亚国家扩大生产。

其他参与类似讨论的人士则说,新加坡、日本、瑞士或荷兰都是设立第二总部的可能选项,但排除了美国,虽然美国是台湾科技公司的主要市场,但碍于税务因素,美国并非设立第二总部的适当地点。(中央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小粉红高潮了!「五星旗同框中央山脉」 中共战机影片大吃我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