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革命卫队少将指挥官沙拉米(Maj. Gen. Hossein Salami)14日接受伊朗国营电视访问时说:「伊朗决定创造一个新的等式。现在起,若以色列侵犯伊朗任何一处利益、人员或公民,我们就直接从本土发起报复。」


华盛顿邮报指出,作为武力展示,伊朗这次攻击的手笔堪称空前,共动用300多架无人机和飞弹。但分析人士表示,这次打击经过精心策划,给以色列及其盟友准备时间,等于是在必然回应以色列空袭叙利亚伊朗使馆之际,给以色列政府一个无庸让中东冲突扩大的下台阶。


根据中央社报导,前以色列军情局摩萨德(Mossad)研究主管、现任特拉维夫智库「国家安全研究所」(Institute for National Security Studies)伊朗计划负责人夏因(Sima Shine)表示,这次攻击是在「让以色列多重系统能拦截大部分来袭目标」的情况下所设计,给以色列总理尼坦雅胡及和高层保留余地。


自去年10月7日哈玛斯(Hamas)突袭以色列引爆新一轮以巴冲突以来,从黎巴嫩到叶门等地的伊朗代理人都有攻击以色列和当地美国军事设施,但德黑兰始终传达无意跳出来正面冲突。然而分析人士和伊朗官员表示,以色列1日空袭大马士革的外交机构、击毙2名伊朗将领后,德黑兰始觉有必要从本土做出回应。


国际危机组织(ICG)伊朗计划主任瓦艾斯(Ali Vaez)表示,当前有一种「伊朗的消极让以色列得寸进尺」的感觉,伊朗统治者面临越来越大压力,逼他们得直接回击以色列。


伊朗参谋总长巴格瑞(Mohammad Bagheri)告诉国营电视台,这次攻击行动「全然成功」,摧毁以军一处情报中心兼空军基地;以色列方面则说99%的来袭无人机与飞弹均被拦截,且大多在以国境外,只有南部一处基地有轻微损失。


分析人士表示,这次攻击可能设计成一面看来颇浩大、一面同时将伤亡和破坏降到最低。


伦敦智库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中东与北非事务主任瓦基尔(Sanam Vakil)指出,伊朗并未极力造成损害,「然而(直接从本土展开打击)这对他们来说具有重要象征意义,向国内鹰派及区域的代理人传达信号」。


纽约时报引述纽约智库「以色列政策论坛」(Israel Policy Forum)分析师柯普洛(Michael Koplow)指出,事实是伊朗给足以色列时间应对攻击,可能表明德黑兰仍然相对克制,只寻求表面做出重大回应,同时避免局势大幅升温。


美国纽约大众媒体先见传媒(First Look Media )旗下新闻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一篇分析指出,尽管包括总理尼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在内的以色列高层试图将自己描绘成伊朗无端攻击的受害方,但中东冲突进入新阶段正是他们先空袭大马士革将战火烧向伊朗所致,且据报导以色列当时是在未与盟国协调下擅自行动,有意将美国拖下水。


分析称华府不是没看出这点。在伊朗攻击后,美国「国家广播公司新闻网」(NBC New)一篇报导引述3名接近美国总统拜登的人士透露,拜登私下对尼坦雅胡意图把美国拖入中东冲突感到忧心,而此时美国决策圈希望摆脱中东并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欧洲和东亚。


华尔街日报指出,伊朗这次攻击手法复制不少俄罗斯空袭乌克兰的方式:先以一大群慢速的「见证者」(Shahed)无人机让防空系统不堪负荷并判明防空连队位置,之后才是巡弋飞弹和更难拦截的弹道飞弹。


国际危机组织(ICG)的瓦艾斯表示,从代理人真主党(Hezbollah)、哈玛斯乃至伊朗自身的传统军事打击能力显然对以色列不管用来看,德黑兰的决策者可能会越来越受核子选项诱惑,「如果他们总结飞弹和无人机等常规战力无法奏效,很可能会得出唯一方法就是终极吓阻的结论」。

 

以色列发射铁穹防空系统拦截伊朗无人机与飞弹。路透社
以色列发射铁穹防空系统拦截伊朗无人机与飞弹。路透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重大伤亡!以军空袭拉法难民营45死249伤 总理称「不幸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