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克隆尼投书「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以简单易懂的文字写道,身为民主党终身党员,曾为前总统欧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Hillary Clinton)与拜登募款。他热爱也相信拜登,从联邦参议员、副总统到总统,视拜登为朋友,但对民主党选情及当前局势感到忧心。


克隆尼语重心长写道,拜登打赢多场人生战役,但赢不了「时间」,所有人都无法战胜时间。他3周前和拜登同场出席募款活动,那已不是2010年霸气的拜登,甚至不是2020年的拜登,而是电视辩论大家都亲眼见证的拜登。


拜登累了吗?是的。感冒了吗?可能。但政党领袖得停止告诉5100万人没有看到眼前的景象。支持者已被川普(Donald Trump)可能回任吓坏了,难道只能对警示视而不见。


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网(ABC News)主持人史蒂法诺普洛(George Stephanopoulos)访问拜登强化了一周之前看到的印象。身为民主党员,每次见到敬重的拜登走出空军一号,或走到麦克风前回答未经安排的问题,只能闭气或调低声量。


列出这些事公允吗?一定是的。这关于年龄,别无其他,且无法倒转。这位总统11月赢不了,民主党在联邦众议院也赢不了,参议院也会输。克隆尼写道:「这不是他的个人意见,几乎所有与他私下谈过的参众议员与州长,无论有无公开说过,都持相同看法。」


如今民主党国会议员们等看水坝是否溃决,但坝体已经破裂,大家要当鸵鸟埋首沙堆祈祷11月出现奇迹,或是把真相说出来。


克隆尼呼吁民主党大老参院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众院少数党领袖杰福瑞斯(Hakeem Jeffries)、前国会议长裴洛西(Nancy Pelosi)及可能落选的参众议员们站出来,要求拜登主动退选。原本捐给拜登的献金会移转至找出下位候选人的选举与其他参选者,新的总统候选人不会在俄亥俄州没有选票。


此外,应该聆听马里兰州长摩尔(Wes Moore)、副总统贺锦丽(Kamala Harris)、密西根州长惠特梅尔(Gretchen Whitmer) 与加州州长纽松(Gavin Newsom)等人的说法,并同意彼此勿互相攻击,议题集中在如何令国家上升,之后再召开全国代表大会决定人选。


克隆尼最后强调,民主本来就混乱麻烦,但过程会激励政党并唤醒选民,投票日前的短暂震荡不是危险,有利于民主党。现在是为民主兴奋的时刻,在法国超过200位候选人放下成见与野心,抢救民主,免于国家走向极右派执政。「拜登是英雄,曾在2020年拯救过民主,大家需要他2024年再救民主一次」。

 

乔治克隆尼(左)与黎巴嫩裔的英国律师艾玛阿拉穆丁都长期投入社会运动。路透社
乔治克隆尼(左)与黎巴嫩裔的英国律师艾玛阿拉穆丁都长期投入社会运动。路透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加拿大华裔厨师网售「自杀工具包」!销40国1200人 纽西兰已知4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