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沛君昨首度露面召开记者会,另朱学恒同日亦于钟沛君的记者会前赴台北地检署「告发自己」,并在脸书贴出刑事告发状,但钟沛君于记者会中痛批,朱学恒多次挑战她作为被害人又是公众人物的底线,「告发自己」不过是为了博取媒体眼光,浪费司法资源演出的一场大戏。

苗博雅解释,如果朱学恒真的有悔意、愿意负责,应该采取的行动是「自首」,到地检署主动交代犯罪的人事时地物,并表明愿意接受裁判的意愿,但朱学恒这次采取的动作是「自我告发但不自首」,这其实是「非常吊诡、玩弄法律的行为」,且朱学恒没有坦承自己犯案的人事时地物。

此外,苗博雅怒批,朱学恒的告发状也埋了伏笔,称希望借由检察官的侦查,早日还原事实,换言之,「他认为钟沛君讲的不是事实」,所以检察官依法要做的事变成要传唤钟沛君作证,举证责任落到了钟沛君身上,必须提出证据交给检察官,并在侦查庭上再次重复诉说受害经验,朱学恒在侦查中可以继续否认犯行,继续要求检察官让钟沛君还原事实。

苗博雅痛心表示,「法律上若举证不足,甚至朱学恒还能得到一个不起诉处分的大礼」,朱学恒这么做实在用心险恶,今天一面欺骗大众相信他愿意负责,摆出后悔忏悔态度、让网友帮他加油,法律上却把钟沛君拖进侦查庭与他对打,使钟沛君遭受二度伤害,看到同事遭受如此伤害,是他不愿意袖手旁观的原因。

对于朱学恒此类行为的动机,苗博雅说,朱现在做的事,是为了将来能在舆论场上继续做媒体评论、社会观察,朱学恒过去也曾自豪自己是台湾Toutube抖内第一名,这样庞大的利益或许也是他难以割舍的一块。

苗博雅强调,虽然无法知道本次朱、钟两人法院对阵的结果,但一定可以看到的是被害人被动地被带上法院,这波MeToo风潮尊重大家把受害经验讲出来、让被害人拿回主动权,但朱学恒告发而不自首的行为却再一次夺走被害人主动权,北检遇到法律上告发,必须依法侦查,但也希望检察官要注意到性骚扰、性侵害案件的特殊性,尽量不要在侦查过程中造成被害人二度伤害。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