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苹新闻网》今报导,一名北艺员工遭到职场霸凌,受害者因受焦虑与忧郁症所苦,必须经常请假、休息,不料却遭到同事霸凌、讪笑,受害人回报主管后,主管召开沟通会议,但同事们却批斗主管,质疑会议公正性,甚至扬言罢工,最后高层接手后,竟让部门主管发道歉信,对受害人造成二次伤害。

针对北艺处理职场霸凌,却未针对事件进行厘清、认定、协调,以及后续辅导等疏失。何孟桦批评,根据《职业安全卫生法》,北艺中心针对《防范职场暴力计划》直到今年5月9日才公告,另一个《异常工作负荷触发疾病预防计划》则还在拟定中,尚未完成,质疑北艺中心成立至今已经4年了,为何两项计划进度如此延宕?痛批文化局连自己人都照顾不好,真的非常丢脸。

推荐新闻:独家投诉|北艺中心爆严重职场霸凌!偷拍忧郁症患者丑态 集体讪笑还贴IG散布

何孟桦痛批文化局,连自己人都照顾不好,真的非常丢脸。
取自何孟桦脸书
何孟桦痛批文化局,连自己人都照顾不好,真的非常丢脸。 取自何孟桦脸书

文化局长蔡诗萍率先道歉并表示,自己直到最近才知道此霸凌案,也承认近期才发现北艺中心身为行政法人却没有相关规定。

北艺中心董事长王文仪直言,自己有看过被害人被霸凌侧录的影片,「没有觉得好笑」,也承认有疏失;她解释,在接受申诉处理时,应该要先送通报单,并且进行个人单独会谈,「但我们忽略流程,而用了大型会议」。

何孟桦进一步指出,这场大型会议不只没有结论,还导致召开会议的经理被下属批斗,加害人甚至回呛北艺。

何孟桦替受害人抱不平说,就因为北艺流程没有弄清楚,让被害者抓到把柄,导致北艺要向加害人道歉,「你们有想过被害人的心情吗?被二次伤害吗?」。王文仪回应,有请部门主管掌握受害者状况,并询问受害者需求。

不过,何孟桦并不买单此说法,继续痛批,北艺中心好不容易在今年5月订出处理办法,为什么仍不按照处理职场霸凌的流程办理?质疑王文仪根本没有处理,只是在卸责。

何孟桦也释出受害人的自述音档,受害人委屈地说,高层曾经说北艺应该处理此案,也认为此案处理不当,但最后结果却是选择搓掉,「让整个北艺中心的同事都知道行销部弄出了一个大笑话,而我也成为了这个大笑话」。

蔡诗萍坦言,绝对不容许任何市府同仁遭受打压,文化局承诺会派一专案小组了解事情经过,成果报告会送交市长,也会给议员。

蒋万安也承诺,一定会请文化局督导北艺中心,彻底调查真相,并回到原本的处理程序。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619器官捐赠纪念日 「器捐声纹卡」遗爱人间也留下最后的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