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宽恒表示,有两个案由分别是窃占国有地和伪造文书,本人妻子合法标租国有地,并付完整租金,何来窃占之理由?

伪造文书部分,沙鹿房屋已做真实交易,资金流向、买卖合约已经给检方。至于何时搬迁、何时使用、交易是买卖双方决定,只因为他物品没有完全搬走,就指控是假买卖。

颜宽恒质疑,「是不是因为登记登记党内提名,就重重的打击,希望我退却,心生畏惧,当我登记参选立委后就启动大范围搜索。」颜宽恒强调,被控窃占国有地部分,已经有合法的标租和使用,怎么会窃占,这部分都有证据。

至于新买家是谁?颜宽恒表示,这都在地检署的资料中,后续调查事项由检察官说明。他并透露,一开始拒绝交保,「我宁愿失去自由,就是要凸显这件事情有多离谱。」后来考量到双亲的健康才同意交保。被问到是否觉得1千万交保金额太高?他则表示「相较于这么多对比(指台南学甲光电案),你觉得合理吗?是不是因为颜色不对就双标,颜色对了就没事?」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