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台中地检署表示,5月5日针对大体作全面性勘验,并调查相关情状。医护人员在死者送医时有施打针药、套用护颈,不排除是抢救过程中,在右手、左手和颈部压出伤痕,皆有相关诊疗记录和照片作为凭据。至于死者体内有无毒药物反应,最后仍需以解剖鉴定报告为凭。。

高大成曾二度相验高中生遗体。高大成提供
高大成曾二度相验高中生遗体。高大成提供

高大成指出,经2度相验高中生遗体,发现有4处可疑伤口,上嘴唇内部出血,左手掌也有伤,颈部有疑似勒痕,右手还有4处针孔,分布在手背、手肘以及上臂。他据此研判,高中生可能遭人用力摀住嘴巴、勒住脖子以及压住手部后,先用麻醉剂迷昏,接著再注射药物。

高大成还说,某些药物打进血管,会造成心脏急速停止,像是磷酸钾,氯化钾,过去皆有案例。高中生遗体也告诉他「确实有人弄死高中生」,手脚完全没有无骨折,全身也没有开放性伤口,不可能从10楼坠下。

高大成公布高中生遗体右手处有可疑针孔。高大成提供
高大成公布高中生遗体右手处有可疑针孔。高大成提供

高中生被送到急诊室时,约已死亡半小时。高大成提供
高中生被送到急诊室时,约已死亡半小时。高大成提供

另根据赖姓高中生的妈妈提供给高大成的急诊室病历,高中生当时的氧气非常不足,但是体内二氧化碳没有升上来。高大成说,人死后缺氧,但是二氧化碳没有却存积,表示死得很迅速。高中生到院时体温37.5度,当时已死亡半个小时,依尸冷现象推论死亡时的温度是38度,他怀疑是遭人使用挥发性麻醉剂,造成体温上升。

高大成大胆研判,全案是他杀!应有共犯,高中生先遭迷昏再注射药物,扛至低楼层加工坠楼。他希望检警能够采验死者右手肘的针孔,厘清是否有药物的残留。

高大成公布可疑伤势。取自脸书
高大成公布可疑伤势。取自脸书

高大成中午发文说,本来打算暂时沉默面对,但还是简单说一段看法。他推论,「某天他带阿迪仔去十楼看看风景、吹吹十楼的风、摸摸栏杆、家里只有啤酒就只能喝啤酒⋯然后再邀他一起出门去711买布丁、多多(骗小孩)刚出十楼的他家门,他故意假装电梯感应卡及钥匙锁在室内。无法搭乘电梯,阿迪仔只好跟著他从十楼走楼梯下楼,沿途顺路带阿迪仔去看三楼的待售物件?哪知道三楼一打开门,房间里已经有人在欢迎他们了!然后事情就发生了⋯可怜的阿迪仔完全无法预测、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失去了最宝贵的生命及原本就好像不属于他的财产!」文末强调「这是臆测,勿对号入座」。

台中地检署指出,检察官为法定公益代表人,刑事案件之侦办,要以法律为依归、证据为凭据,所有认定犯罪事实的事证,均须经由严谨之法定证明程序为之。吁请相关人士勿擅加臆测、推论,以免误导民众,徒增纷乱。本署亦将秉持尊重死者及家属的立场,谨守证据法则及勿枉勿纵之司法精神,严密查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