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此,台北地检署证实,确实有收到朱学恒的告发状,会依规定分案侦办,但目前案由不详,先列他字案调查。

曾办过多起名人、瞩目案件的资深检察官私下分析,朱学恒这次自己告自己可能是怕被捅,「不自杀别人会杀你」,为了防范被别人告发,先自己动手比较快,因为很多名人为了生存都会玩这招,且几乎套路都一样,而朱学恒从舆论来看,已经死路一条,要做比言论狠的事,才有反弹空间,才能起死回生。

至于朱学恒是告自己什么罪,由于他在告发状上并没有提,这名检察官认为,以他被控两度强吻钟沛君的行为而言,可能构成性骚扰或强制猥亵,但性骚扰是告诉乃论,且追诉期只有6个月,如果被害人没有提告,就会直接签结;不过因此案是发生在去年8、9月间,已超过6个月,若承办检察官认定朱学恒行为仅涉性骚扰罪,就会直接将他不起诉。

不过若检察官认为朱学恒的行为不仅是性骚,程度已涉犯强制猥亵罪,由于该罪有20年追诉期,且是非告诉乃论之罪,就必须展开实体侦查。

朱学恒提出刑事告发状,台北地检署已盖章收案。翻摄朱学恒脸书
朱学恒提出刑事告发状,台北地检署已盖章收案。翻摄朱学恒脸书

至于朱学恒「告发自己」是否算自首?该名检察官分析,自首应该是犯罪事实被曝光前,犯案者主动到检警机关申告并接受法院裁判才算,但朱学恒是在被害人钟沛君揭露强吻行为后,才到北检告发自己,顶多只能算是「投案」,不算自首。

若检察官认定朱学恒涉犯强制猥亵罪,尚未过追诉期,他主动「告发自己」有无可能获得缓起诉?这名检察官指出,关键在于被害人的态度,通常性犯罪的案件都会征询被害人意见,若被害人同意原谅,才会给予缓起诉处分,若被害人不愿原谅,朱学恒遭起诉,必须面临6个月以上、5年以下的刑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