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苹新闻网版权声明

五年级生的郭建良其实念的是体育,专长是网球,虽然在高中就开始在玩摄影,但跨足摄影可以说是因缘际会。台北体专毕业以后,三弟郭建盟承接了一家快速冲印店,找郭建良去帮忙,没想到郭建盟却投身政治,去当国会助理,最后还选上议员,郭建良只好全部接手,就一直没有脱离这个行业。

郭说,大专时期做运动选手,就比较没有在拍照了,不过接触网球起步较慢,个人赛表现不是很突出,当时网球选手可以当网球教练,钟点费蛮高的,算是出路较好的运动员,但他已经不想走这一途,随著缘份专心投入摄影行业。

 

郭建良的父亲是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发。翻摄自脸书郭金发
郭建良的父亲是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发。翻摄自脸书郭金发
典像展售各式底片相机。凃建丰摄
典像展售各式底片相机。凃建丰摄

说起郭建良的爸爸可不一般,郭爸爸其实是「宝岛低音歌王」也是为人熟知的「肉粽歌王」郭金发,一生唱红无数台语歌曲,是首位登上国家音乐厅献唱的流行音乐歌手,一首《烧肉粽》传唱至今!不过身为长子的郭建良却浑身毫无演艺细胞。

郭建良说,父亲对孩子的教育相当民主,都让孩子自己决定,不会去干涉太多,只要不学坏,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爸爸妈妈都很支持,他刚好对唱歌、演艺圈完全没有兴趣,很自然就不会去走这个行业,而是做摄影、做设计,变成是终身职业。

二弟责热爱飞行,开飞机做到机长,三弟郭建盟会走入政坛,也是因为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去做国会助理,一步一步经营下来,才当上高雄市议员,爸爸妈妈都是支持的立场。父亲在演艺圈里面也算是比较低调,不常讲起演艺圈内事,三兄弟很少去参与,就没往演艺界发展。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展售底片相机,也提供古典显像体验。凃建丰摄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展售底片相机,也提供古典显像体验。凃建丰摄

台湾8、90年代时快速冲印店已经起飞,前景相当看好,当时快速冲印店就像现在的便利超商一样,几乎一个区域都有个两三家以上。

快速冲印店门市量大,竞争也大,才五、六年时间,很快蓝海市场就变红海市场竞争薄利;郭建良眼光看远,逐渐转型开始接婚纱摄影,包括做新人欢宴谢卡、婚照输出,而且开始运用电脑做影像编辑设计处理,再输出大型照片,在当时算是领先业界,婚纱、谢卡业务遍及全省。1993年职篮刚开始成立的时候,郭建良还接了球员卡设计的工作。

典像仍有各式胶卷底片。凃建丰摄
典像仍有各式胶卷底片。凃建丰摄

身为「肉粽歌王」郭金发的大儿子,郭建良12年前因父母年纪大了,便结束影像事业,从台北搬来高雄与父母亲一起住。刚搬回来住的时候,还没固定工作,有段空闲的时间,就重新再玩起底片相机,但当时底片相机已被数位相机取代,只剩非常小众的玩家在用,郭建良心想,底片相机如果真的消失了怎么办?「我手上有很多很好的底片相机,要变成没有用了吗?」

郭建良于是开始发掘到摄影底片之前的历史,才知道更早还有湿版摄影、也有干版摄影等发展阶段,便对早期的古典摄影技术发生极大兴趣;除了一头栽入全心学习,不仅上网找影片自学,也自行探索实验,甚至前往香港学习湿版摄影技术,重新找回拍照的初心趣味。

典像有各式各样拍立得相机。凃建丰摄
典像有各式各样拍立得相机。凃建丰摄

2017年高雄市文化局推出驳二文创人才驻市计划,引起郭建良注意,心想「何不透过这个计划来实现做一下湿版摄影的推广?」于是就投交计划并入选,在驳二C8仓库驻村半年,除引介湿版摄影之外,还有古典显影体验,让更多民众来参与了解传统工艺。

驻村计划截止,半年的耕耘已见成绩,很多民众问文化局「那家有趣的店怎么不见了?」驳二于是联系郭建良,郭建良也提出计划申请,2019年就进驻C6-2仓库到现在。

摄影师杨珮芸的街拍作品,与蓝晒明信片。凃建丰摄
摄影师杨珮芸的街拍作品,与蓝晒明信片。凃建丰摄

进驻以后,除了以湿版摄影以外,郭建良更大规模推广古典摄影印相法,推出教学课程,举办讲座,让让摄影行业变得比较不一样、重新活起来。

郭建良说,过去摄影行业大部分都是照相馆,跟顾客的互动就只有冲洗照片,但是「典像湿版摄影工艺」透过用湿版摄影的介绍,让客人了解到相关的摄影史,让民众知道原来摄影一开始是这样子的!「现在手机人人有,数位相机这么普遍,大家已经忘记了底片摄影的这个阶段。」

各种古典显像方式的相片。凃建丰摄
各种古典显像方式的相片。凃建丰摄

复古即创新!郭建良让民众接触手作感十足的传统成像技术,不仅大叔来回味,也吸引很多年轻朋友来尝新,旧式摄影器材、底片、相机还是有一定销售成绩,就算是前三年间历经新冠肺炎疫情的严重冲击,常一整天没几位民众参观,小店还是撑过来,逐渐露出曙光,去年开始来客数慢慢增加,现在大概每天都可以达到四、五百人参观,假日人潮就更翻倍。

旧式摄影与成像到底有何魅力?郭建良说,湿版摄影算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摄影术,它必须在拍摄之前,先准备一片玻璃当底片,在底片上涂上火绵胶,底片泡硝酸银,然后进行拍摄,拍好必须要当下马上去做显影,然后再做定影,也可说是古时候的「拍立得」,拍了就可以马上看,它呈现的影像特点是,会在边角各方面都有一些特殊的纹路,然后它的阶调对比较大,不会十分完美,没有数位摄影细节高度清晰,但可以很明显感受到它的画质有别于先进摄影,更这种画质很受到许多艺术家的喜好。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收藏一部已有百年历史的伊斯曼相机。凃建丰摄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收藏一部已有百年历史的伊斯曼相机。凃建丰摄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收藏一部已有八、九十年历史的伊斯曼相机,镜头则大概将近一百多年历史,到现在还是可以使用。郭建良说,「为什么以前相机要这么大?因为要有多大张的照片,就要多大的底片,相机就要一样大!」

但现在没几个人有这种骨董相机,郭建良也引进新科技,民众可以使用手机、数位相机拍摄的照片档案,先反输出一张底片,再以相同的旧式成像技术把它洗出来,甚至不需要进入暗房就可以作业。

早期相机很大,是因为照片要有多大,底片就要多大,相机就一样大。凃建丰摄
早期相机很大,是因为照片要有多大,底片就要多大,相机就一样大。凃建丰摄

民众可以选择1834年英国现代摄影之父威廉塔伯特发明的盐印技术,这是最简单的显影方式,就是让纸面上带有氯化钠成分,跟硝酸银做结合,形成一层感光的「氯化银」颗粒,制成银盐像纸放置于负片下于阳光下曝晒印样,就有正像的相纸。也可以选择1842年发明的蓝晒法,使用铁氢化钾、柠檬酸铁铵化学原料,1843年安娜·阿特金斯(Anna Atkins)用蓝晒法出版了世界上第一本摄影书,至今许多工程图还是用蓝晒法来制作。

发明蓝晒法的赫萨尔爵士稍后又发明「凡戴克显影法」,使用柠檬酸铁铵、硝酸银、酒石酸等化学元素,主要呈现棕色的色调,当时有位宫廷画家凡戴克,他的作品色调极为相似,所以就用他的名字来称作这个印相法,洗出一张照片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郭建良引进新科技,数位照片也可以反输出底片,用古典显像技术成像。凃建丰摄
郭建良引进新科技,数位照片也可以反输出底片,用古典显像技术成像。凃建丰摄

郭建良说,使用玻璃照片的湿版摄影其实进入门槛不会算太高,因为所有药水都可以自己调配,台湾、外国还是有很多玩家在玩,还不算是一种孤独的古典工艺,他也未当成「独门生意」,走入这一行实在也没有想到这么多,一开始是对摄影有兴趣,但在成像跟拍摄过程,真的让被拍摄的人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留下一个很深刻的记忆,这对他来讲也是意义重大!

「你可以看到有很多人会带著家人、带著爸爸、妈妈、小孩,或是女朋友、太太一起来拍照!有很多客户她是从大肚子开始来拍,拍到现在小孩子大了,每年都再回来拍,她就喜欢透过这样的拍摄的过程给家人、小朋友留下一些人生记忆,这是让我们会想继续经营下去的一个动力!」

郭建良引进新科技,数位照片也可以反输出底片,用古典显像技术成像。凃建丰摄
郭建良引进新科技,数位照片也可以反输出底片,用古典显像技术成像。凃建丰摄

民众若到典像照相,可以看到郭建良从做底片开始,底片放进相机后,摄影师解说拍摄过程,所有人尽量在同一平面,保持在最适景深,测好光线后打灯光,然后要请大家要「暂时停止呼吸」,因为快门按下要3至10秒,这种古董相机也没有精准快门,全靠摄影师心中读秒,时间到就盖上镜头。接著马上要进暗房让底片显影,然后是照片定影、水洗、干燥、上保护胶到干燥。

体验全套过程最快大约要2.5小时,但这种仪式感真的是超强!郭建良说,常有民众来拍全家福照片,「大家那种兴奋的心情都不一样,就哇个不停!然后老爸老妈就会讲说,啊!我们以前到摄影棚拍全家福就是这样啊!」现在手机太快速方便,大家已经忘记以前这种流程跟感受了,重新回到摄影棚年代,从开始做底片、拍摄然后洗出照片,这种全程参与,记忆截然不同。

民众看到整个拍摄到成像,发现原来洗照片真的是去用水洗。凃建丰摄
民众看到整个拍摄到成像,发现原来洗照片真的是去用水洗。凃建丰摄

民众看到整个拍摄到成像,发现原来洗照片真的是用水洗,「原来洗照片就是这样的一个感觉」,参与的民众都留下很深刻印象,摄影才真正深入到每一个人的心中,留下一些很有价值的回忆,在多年以后再看到这张照片时,回想当时心情,「这就是文化新创事业存在的价值!也是台湾独一无二的经营模式!」

郭建良强调,摄影有多面性,他们用古典洗照片的工艺让大家知道,原来拍照、洗照片并不需要太高深的设备或技术,最多就是有点「厚工」(程序复杂麻烦),这家店的核心价值也在这里。他希望「典像湿版摄影工艺」有别于一般摄影商店,不只是买卖而已,还可以达到影像教育的目的。

2021年3月27日赖清德副总统走读「汤姆生马雅各国际文化路径」,穿上大武垅族 传统服饰与黄家后代合影,请郭建良以湿版摄影,留下弥足珍贵的片刻。翻摄赖清德IG
2021年3月27日赖清德副总统走读「汤姆生马雅各国际文化路径」,穿上大武垅族 传统服饰与黄家后代合影,请郭建良以湿版摄影,留下弥足珍贵的片刻。翻摄赖清德IG

台湾目前保存最早影像资料是1871年间,英国摄影师约翰汤姆生来台拍摄,题材是高雄、台南平埔族,当时就是使用湿版摄影玻璃底片,至今仍典藏在英国伦敦威尔康图书馆,近年约翰汤姆生文史路线重获重视,为重现当年景况,作家游永福请郭建良以湿版摄影复刻当年相关影像。

2021年3月29日赖清德副总统走读「汤姆生马雅各国际文化路径」,还到当时接待汤姆生与马雅各的荖浓黄家,穿上大武垅族传统服饰,与黄家后代合影,也请郭建良以湿版摄影,纪录弥足珍贵的片刻

「典像湿版摄影工艺」工作伙伴杨珮芸是政大社会系、南华大学美学研究所硕士,自法国 Spéos Paris Photographic Institute 取得欧洲摄影硕士,在郭建良驻市计划时间经朋友介绍认识,开店后就进去帮忙筹备。

2021年3月27日赖清德副总统走读「汤姆生马雅各国际文化路径」,请郭建良(前排右3)以湿版摄影拍照记录。旗美社大提供
2021年3月27日赖清德副总统走读「汤姆生马雅各国际文化路径」,请郭建良(前排右3)以湿版摄影拍照记录。旗美社大提供

杨说,研究所时期她专攻后现代摄影,出国念摄影时,照相科技已全面数位,她在法国只也用过一次暗房,所以也不理解古典摄影技术,但她对底片相机一直非常有兴趣,古老的东西对她充满吸引力,她在工作室里重新认识底片这种古老工艺!古典摄影跟现在数位快照不同,底片感光度低,摄影过程需要长时间曝光,湿版底片更是具有流动感、绘画感的特殊气质,与位数摄影锐利度、科技感截然不同。

她觉得,美学理论大师班雅明的论述,最能传达湿版摄影这种古典摄影的价值:「这种长时间的拍摄过程,不仅让被拍摄者无法以留影的当下作为出发点,而且还陷于留影的当下,仿佛本身已进入照片的影像中。」

玻璃底片见证摄影历史,有其难以取代特色。凃建丰摄
玻璃底片见证摄影历史,有其难以取代特色。凃建丰摄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壹苹10点强打|台塑四宝股东会3大看点!王文渊督军「塑化界辉达」 两董座将交棒、股东数增2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