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教署副组长詹雅惠表示,教育部对于任何教育性平事件,绝对是零容忍原则态度,不过此案行为人是学校校长,所以依照《性平法》规定,必须由主管机关,也就是南投县政府、府层级机制召开性平会处理,并启动相关调查机制。国教署会以中央督导角色,要求南投县政府一定要依照相关规定启动调查,并且成立单一受理窗口,也就是全面清查是否还有其他受害者,并一并做处理调查机;而有关在调查期间校长职务安排,都必须要由性平会做处理规划。

第二部分针对受害者,相关心灵导资源或法律扶助等,会督请南投县政府要以县政府角色,结合府内相关提供受害者协助,针对此案的处理程序或相关过程,国教署都会做持续追踪。

民进党立委蔡培慧今天召开记者会,陪同2名过去受刘姓老师伸狼爪的受害者现身说明。一位74年次的庄姓受害者出面控诉,她于1995年就读南投A国小六年级,参加刘姓老师的课后家教班补习。而刘男在乡下学校被封为「青年返乡,优秀有为的教师」,家长极度信任,因此补习的学生中,有6人都给他接送,她和另名女同学坐在副驾驶座,后座乘坐4名男同学。

庄女说,正常接送路线应该是接送完陈同学后就应该要送她回家,但陈同学一下车,刘师就抓著她的手不让下车,「因为后座还有男同学,所以当时的我不敢声张,觉得老师抓著我的手很别扭。然后我就把我的身体尽量靠过去门的位置,这时候车上只剩下后座一位男同学以及我」。

「老师从个区街离开后进到建国路右转,再到鲤南路右转往德山寺方向前进,这里又黑又暗我真是害怕极了,但是后座有男同学,我也不好去后座。所以老师一直开到男同学下车地点民生巷右转后,停下来,男同学一下车,我随即要去坐后座,但是老师抓著我,并且锁上中控。然后老师开始抚摸我的大腿,车速很慢,但是当我试图要跳车时他又开很快」。

被害者说明刘师当时的行车路线。潘袁诗羽摄
被害者说明刘师当时的行车路线。潘袁诗羽摄

庄女回忆,刘师整个过程都在德山寺下面附近绕,也不知道他到底绕哪里,后来他绕到当时已经盖好的前山国小后面,接著拉起手煞车,整个人趴到她身上拥吻、上下其手,「我膝盖上顶保护胸口,也拿书包来顶,但是无法挣脱老师。后来我试著把他的眼镜拨掉,老师竟然跟我说『XX(被害人名字),你等老师一下,我捡眼镜』,她找到空隙拉起门把跑下车,看见对面有一户人家客厅亮著,我冲到走廊,里面的阿伯问我『冲啥?(台语:做什么)』,我不敢声张只好说『无代志』」,而刘师看她跟阿伯对话,随即加速疾驶离开。

庄女说,她一路跑回家哭诉,父母亲随即打电话请刘老师到家里,刘老师进到她家后,随即跪下开始赏自己巴掌。她的父亲叫他不要再打了,开始愤怒的骂他,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时的国小陈姓校长到家里,而校长为给刘师机会改过自新,就和校长谈妥了「口语协议」:刘师必须离开A国小、因为学期尚未结束无法调任,所以更换导师,将刘师调任自然科任教师。

另一名77年次的受害者萧小姐也回忆被刘师伸狼爪的经过,她就读B国小三年级时,家长请这名刘师到府担任家教,跟小两岁、当时一年级的妹妹一起上课,当时刘师刚从A国小转调至同镇的B国小没多久,是学校的明星老师,同时在家也接了许多学生担任课后家教老师。

萧小姐说,上课时间只会有刘师与她们两姊妹在房间里,她跟妹妹的书桌并排,刘师坐在中间指导,「上了几次课以后,刘师开始把我们轮流抱在腿上教学,会搂我们或捏我们的腰,甚至是握著我们的手写字,靠在我们的脸颊、耳边说话」。

「有一次,刘老师抱著我上课,请妹妹去帮他装水,饮水机在房间外面,因此剩下我跟刘老师在房间独处,妹妹一出房门后,他就用力抱著我转身面对他,抓著我的头亲吻我的嘴唇并伸舌头,我吓到脑袋空白不敢乱动,直到门外听见妹妹的脚步声靠近,他才松开我的身体,抱我转身成原本背对他的姿势,妹妹进门后他完全若无其事的要我专心做题目」。

萧小姐表示,之后的每堂课,刘师都会请她妹妹去装水,并对她实施亲吻,甚至开始肆无忌惮的抚摸身体,而每堂课结束后,「他一离开我就会去厕所疯狂的刷牙、漱口,直到流血才觉得有把嘴巴彻底洗干净。小时候不懂这样的行为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很害怕又不敢反抗...直到某一天,老师抱著妹妹请我去帮他装水,当下非常恐惧他会对妹妹做出一样的事情,鼓起勇气要求让妹妹去装,那也是他最后一次侵犯我」。

萧小姐坦言,下课洗完嘴巴后,很害怕被责备的告诉家长这些事,最后碍于当时许多考量,仅决定停止家教课程。事隔多年,由于没有明确且足够的证据能够对刘老师提出告诉,也一直是心里遗憾与伤害,但她跟家人始终没有忘记刘师的恶行,也不打算放弃。

萧小姐强调,希望这件事情能得到大家的重视,让迟来的正义,帮助保护无辜、无助的受害者,得到该有的交代与公道,「我以为这件事已经过了,因为我已经30岁了;我本来今天没有想哭,但在开记者会前,我依然收到很多受害者私讯要爆料,我就觉得很生气,希望更多受害者站出来,让刘师付出应有的代价」。

另外,也有位80年次的目击者指出,刘师把班上学生当成后宫,「有一位正宫女友,再带小三去活动中心仓库拥吻,把小四骗到厕所工具间近30分钟…(学生脸通红出来),家教学生上下其手再付几张钞票塞口风」。

离谱的是,这名狼师现于南投某国小任职校长,对此民进党立委蔡培慧表示,此事会循性平机制处理,但并不是只有这两个案例,陆续有人回应,这样的老师怎还在学校任教?应予以停职,且还对小学生的违法行为,一定要停权调查,性平会要循性平机制将加害者绳之以法。

民进党立委林静仪办公室主任张媛婷表示,不仅是政治,各种职场学校也会发生事情,以教师专业面来说,做相关专业培养时,没有人说要触摸学生、拥抱学生才能进行教学,老师肩负性平教育责任,再者,老师如果遇到性骚扰等行为有通报义务,该老师同事有无可能知道这件事?我们一直在讨论的是「怎么让通报发生」,制度法律都在,现有相关法律都施行了15年,但第一现场有太多压力,所以沉默变成帮凶,沉默也成为制度失灵原因之一。至于政府能做点什么?今天个案在南投,以往在桃园有扩大调查前例,也期许南投县府将该教师停权外,也要扩大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