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恒8日和吴怡玎在网路直播中大谈能源政策,直播到一半,朱学恒疑似收到助理文件,随即开始低头滑手机,并要吴怡玎拿著文件给观众看一下,吴也按照指示拿起文件继续高谈阔论,但朱学恒开始低头不断滑手机,随后打断吴怡玎,告知「委员,我得要跟你讲,我直播要暂时先暂停,因为我自己有发生一些错误的状况,我要先处理,请你先离开」,吴闻言一脸尴尬地离开直播镜头。

吴离开后,朱学恒才开始回应被钟沛君指控强吻是当时「完全喝到断片」,对后续发生的事情「我真心完全不清楚」,因此没有办法否认,「我想我的确犯了错」。

吴怡玎表示直播当下仅感觉发生紧急事件,但不知道是什么事。翻摄吴怡玎脸书
吴怡玎表示直播当下仅感觉发生紧急事件,但不知道是什么事。翻摄吴怡玎脸书

尴尬的是,吴怡玎原定九日要和立委王鸿薇一同召开性骚记者会,但因此事临时缺席,王鸿薇本人更是到了现场才知道,让她一脸错愕表示,吴8日晚间有和他通电话,觉得怕记者会被转移焦点,所以最后才缺席。

吴怡玎今出席党团记者会,会后也亲上火线解释此事,坦言直播当下看到朱一直在看手机,助理也进来传纸条,而朱也请她拿图片,她确实意识到有事情发生要紧急处理,但具体是什么直到她离开直播间都不知道,原本还以为是朱身为名嘴,可能说错什么要道歉。

「我只感觉到是很大、很急的事情」吴怡玎说,她出了直播间去问助理「还好吗?」,助理们也仅回不清楚,所以她才先离开,直到开车回家时看了直播,才发现是钟沛君的事情。

媒体追问事后回想是否会觉得恶心?吴怡玎则表示「我觉得还好」,因为当天的直播主题跟性骚不相关,而她也不是第一次上朱学恒的节目,有许多女性政治从业人员也都上过他的节目,可以问问看所有的女性从业人员会不会恶心,但她本人没有这么夸张。

但吴怡玎也认为,朱学恒所做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听到的当下很诧异,她也自嘲的说「老实说心理要健康,最容易的方法就是生活忙碌」,直播当天回家后,她忙得跟打仗一样,确定儿子睡了没、家里碗洗了没,之后就呼呼大睡了。

至于朱学恒解释说断片,吴怡玎则说,朱自己也说这不是借口跟理由,她也要提醒大家,不管男生、女生喝酒要小心;但对于朱先前承诺钟沛君不喝酒,却在两周前跟另一名名嘴郭正亮喝香槟一事,吴怡玎则认为,就像朱学恒说的,承诺有违反他愿意负责,而朱也说任何法律责任他也愿意赴。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