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博雅在脸书发文表示,「告发」和「自首」的意义和效果完全不同,如果朱学恒真的如他所说愿「负起所有责任」,他应该「自首」。「自首」把犯行全盘托出,人事时地物仔细交代,表达愿受追诉裁判之意。在犯罪人自白坦承不讳的情况下,让检察官早日侦结起诉,让被害者得到迟来的正义。

苗博雅分析,但朱学恒的「告发」书状,不但没有坦承任何犯行,还写著「由钧署之侦查,早日还原事实」。她认为「这是一个伏笔」。朱学恒这句「早日还原事实」所表达的意思就是「钟沛君说的不是事实」。「告发」后检方必须「开始侦查」。但朱学恒没有坦承一切犯行。

苗博雅说,接著,检方必须传唤被害人、证人。钟沛君必须以证人的身分出庭,再次陈述自己的受害经验,举证证明朱学恒的犯行。而钟沛君被拖进法庭后,朱学恒还是可以持续否认犯行,把举证责任全部转嫁到钟沛君一方。朱学恒嘴巴上说「负起一切责任」实际上却利用告发的技巧,「让钟沛君负起全部的举证责任」。

苗博雅直言,刑事起诉的门槛相当高。如果钟沛君举证程度无法成功跨过起诉的门槛,那朱学恒就可以获得检察官送的不起诉大礼。朱学恒的「告发不自首」,实质上的作用,是把被害人拖上法庭对打。让钟沛君在被动的状态下,又被朱学恒的法律战二次伤害。

苗博雅批评,这不是「愿负责任」更是暗藏「推卸责任」的用意,二度伤害钟沛君。因此玩弄「告发不自首」的程序,让钟沛君负起较高的举证责任,看看自己能不能捞到一个不起诉处分。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