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涛表示,郑文灿若对台湾政坛毫无影响力,这几天何至于成为报纸、政论主题?街谈巷议讨论工五弊案,多过讨论宪法法庭。他说,「多名绿营在地议员均为其缓颊,如何可称无影响力?」

凌涛说,22分钟可以筹700万的财力,及过往每夜宴饮累积出的政商人脉,无疑让郑文灿更具运作串证、灭证的能力。设想郑文灿如果透过任何人传话当事人翻供,或通知潜在被告紧急灭证,岂不是对本案实践正义巨大的伤害?

他认为「本案之所以得以起诉,为公众所知,很大程度是因赖清德欲除党内后患,务求党内定于一尊。郑文灿或许感于『同是新潮流相煎何太急』,在野党旁观都不免悚然而惊,绿营其他派系如何不兔死狐悲?」

凌涛强调,民进党的内斗,与人民无关,但正义、公理无法实现,消耗的是人民对司法的信赖,「盼桃院法官能正视郑文灿仍为政坛一霸的事实,三进羁押庭若能顺利三出,以郑文灿手眼通天的运作能力,实践法律的公平正义绝对难上加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郑文灿涉贪!台塑老臣杨兆麟千万交保撤销 桃院裁定加保5百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