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佼下午穿著深蓝色衬衫,戴著鸭舌帽、口罩,面色铁青、一语不发进入北检,由于他下车后随即遭大批媒体包围,寸步难行,身旁的警员不断要求记者「后退一点、后退一点」,北检还刻意以红龙划出媒体采访区。

黄子佼35万交保。记者彭欣伟摄
黄子佼35万交保。记者彭欣伟摄

黄子佼移送北检遭大批媒体包围拍摄。彭欣伟摄
黄子佼移送北检遭大批媒体包围拍摄。彭欣伟摄

据了解,警方一早至黄的住处时,妻子孟耿如全程都在并陪同,黄子佼态度配合,没有太大情绪起伏。检警前往黄子佼住处与工作室查扣电磁纪录,如电脑 、手机、平板等。

黄子佼戴著口罩帽子一语不发。陈彩玲摄
黄子佼戴著口罩帽子一语不发。陈彩玲摄

黄子佼面色凝重。彭欣伟摄
黄子佼面色凝重。彭欣伟摄

Me Too风潮于6月初开始延烧,一名被害女子6月间透过脸书发声,指称10多年前年仅17岁时,被某位演艺圈大前辈强吻,对方道歉后她答应去探班,却在酒店房间内遭对方说服脱掉上衣,替他的艺术展拍照,「他拿出小小的绿色人形公仔(长得很像小军人),然后就像是拍景观照那样,让我相信那是艺术,但我当下后悔及害怕的情绪控制不住,眼泪也控制不住」,而那位前辈在她泪流不止时仍拍照,还对她说:「妳流泪的时候也很美。」这句话至今仍让她觉得恶心。

由于被害女子指出的种种线索直指这名大前辈就是黄子佼,黄子佼随即在脸书发影片,坦承确有其事并道歉,却开地图砲狂爆多名艺人黑料,并指当年和小S交往时,大小S吸毒嗑药等,「如果我逃不过,他们为什么逃得过?」黄子佼并在直播后自残送医获救。

不过又有第2名女网友出面控诉,2013年黄子佼找她拍照展览的主题人鱼,要求背面全裸,她当时还在念大学,被艺人找去拍照,所以很期待,但黄子佼当天却提出额外的请求,要她做出假装性爱举动,甚至脱下自己的衣服躺在地上,要女网友把他当作假人做出模仿做爱的互动,「我当下觉得太展开不愿意,但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头已经洗一半…」、「我照著他指令的动作,扶他下面,假装舔他(没碰到),还坐在他上面,把他下面压著不要碰到我,全程过程他都在拍照,拍我跟他的假做爱画面」,事后还给她2000元,让她觉得恶心。

由于事件引发热议,不只1名民众向北检告发黄子佼涉犯强制猥亵、毒品罪、《儿少性剥削防制条例》,台北地检署日前签分他字案,并将黄子佼列为他字案被告。

 

 

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