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是这么说,但业界多数看法是「没人接得了吴慷仁的经纪人」,他自己人脉就够广,也比许多经纪人懂看剧本,谁有信心会做得比他好?重点是还乐在其中,碰到有新人求助,就算看剧本很耗时费劲,也甘之如饴看完;若是资历差不多但没有经纪人的,他甚至出手帮看合约,对此还形容自己是「半个法务」。

吴慷仁金马当天穿的是Ralph Lauren。摄影中心摄
吴慷仁金马当天穿的是Ralph Lauren。摄影中心摄

吴慷仁也承认:「年轻艺人很爱问我为何不找经纪人,但我建议他们必须要有,不然会很辛苦,我会告诉他们经纪人在帮他们干嘛,不然年轻人都不知道经纪人在干嘛。」他认为经纪人能做的事很多,要谈待遇、保护艺人、照顾他们和他们的感受、甚至是卡位,以及与媒体保有好的关系等等。

吴慷仁(右起)和恩师李启源导演和前经纪人简丽芬。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右起)和恩师李启源导演和前经纪人简丽芬。翻摄吴慷仁脸书

以一线演员来说,自己做经纪确实罕见,但其实吴慷仁早年是有经纪人的,就是启蒙导演李启源的老婆简丽芬,时间约莫5到6年,此后才独自打理经纪事务。有人自从发现吴慷仁是个体户后,疑问简直比山还高,像是怎么有时间看合约跟对帐?亲自开发票吗?厂商发现经纪人就是艺人本人态度会大变吗?看到厂商扣你汇费的心情?

问吴慷仁,要做的事太多,脑子塞得下吗?他的答案是:「可以,专心做好表演,其他都是可有可无的事,不强求,有先后顺序就很单纯。」抱持的大原则就是「化繁为简」。旁人想不透他哪来的心力?他笑说:「厉害了吧,靠意志力。」

金马60影帝吴慷仁乐翻。摄影中心摄
金马60影帝吴慷仁乐翻。摄影中心摄

日前他以电影《富都青年》拿金马奖在台上重提「我的经纪人就是我自己」,台下会心一笑,这件事因此再被热烈讨论。关于被报导开始考虑找经纪人,吴慷仁澄清:「不是,是记者问有没有人因为得奖要找,不是我主动说要找。」看来他真心习惯了单打独斗。那女友邵雨薇是不是也可以不要经纪人,他持相反意见:「不行吧,女生演员非常需要好的经纪人。」

吴慷仁胖瘦自如,但毕竟年过40,女友邵雨薇送他血压计当生日礼物。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胖瘦自如,但毕竟年过40,女友邵雨薇送他血压计当生日礼物。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从小苦过来,懂得钱难赚,所以曾被媒体指是不想给经纪人抽成,连他也用这点自嘲过。不过其实真心话是:「什么鬼话?白痴哦,真的超神经。」直言赚钱一直不是他在这一行的目标。也难怪大导演李安会在吴慷仁金马庆功宴时,欣赏地赞他「太棒了,台湾有你这样的演员」。

林柏宏(左起)、林依晨、柯佳嬿、吴慷仁出席Max Mara快闪店开幕。彭欣伟摄
林柏宏(左起)、林依晨、柯佳嬿、吴慷仁出席Max Mara快闪店开幕。彭欣伟摄

一家大型行销企画公司负责人这么说:「吴慷仁虽然没经纪人,但他讲理,说话算话,就算后来发现不是他所预期也绝不改变。」时下很多艺人自己出来开工作室,聘雇执行经纪或助理,只付薪水不给抽成,其实也跟吴慷仁一样没有经纪人,但承诺说得到、做不到的比比皆是。

吴慷仁的气场让这个造型双赢。彭欣伟摄
吴慷仁的气场让这个造型双赢。彭欣伟摄

艺人跟经纪人相辅相成,前者专心表演,后者扮黑脸,或是张罗各种琐碎细节,妆发和借衣服也是很重要一环。许多演员会跟造型师合作,希望每次露面都有型有款,至少干净俐落。吴慷仁没有经纪人,也没有专属造型师,一位资深经纪人好直白:「经常穿得很丑。」不是指私服,而是出席很多公开活动的时候;另一位经纪人则提到,某义大利精品品牌在今年10月中办快闪活动,其他明星都挑到好看的衣服,吴慷仁却穿了一件超长快拖地的大衣,「一看就知道是没有经纪人盯场」造成的结果,幸好吴气场强,表情泰然自若,整体看来仍不算太糟。

吴慷仁经常背这个后背包上工。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经常背这个后背包上工。翻摄吴慷仁脸书

今年金马奖,吴慷仁穿得中规中矩,有人觉得无聊,但金马奖座的光芒似乎比当红毯第一帅来得重要。他不是不清楚艺人造型有多重要,但他觉得出席活动有造型师在,尊重专业即可,「但我也不太计较好看不好看倒是真的」。

吴慷仁在《富都青年》饰演哑巴哥哥阿邦。甲上提供
吴慷仁在《富都青年》饰演哑巴哥哥阿邦。甲上提供

「吴慷仁没有经纪人」这件事众所皆知,反而因此有更多人愿意「多帮一点」。开工时他先言明「我没有经纪人,多包涵」,这时就会有贴心的电影公司人员,事先跟他要来可以合作的妆发名单,直接处理妥当,当然也知道关于「漂亮」这件事,他不会太介意。

电视台幕后工作人员也说:「慷仁哥真的很会帮工作人员想,通告不会问有没有费用,只要帮他搞定妆发就好,还有一次甚至连妆发都不用。首映会他担心我们预算,本来说看我安排,不需要跟妆也OK,但后来想想一整天,他又没经纪人,怕没人照顾他。」还说他背著浪迹天涯小包包,穿T-shirt就来录影了。另也说「我自己跟他接触几个月的经验,他不喜欢别人帮他做决定,所以我都丢选项给他」,果然很符合江湖说法。工作人员还说:「他就很艺术家,然后对于自己想要什么,跟不要什么很清楚,我每次拿事情问他,他说好,我们就继续推动,他说可以不要吗,我就立刻收工不烦他。」

 

拍《模仿犯》时操到翻,如果同时接拍广告,法令纹或是其他疲劳造成的缺点,吴慷仁会请相熟的妆发师帮忙注意修图。总之出外靠朋友啦。

吴慷仁(右)拿奖时不忘感谢当初找他演出《下一站,幸福》的导演陈慧翎。翻摄陈慧翎脸书
吴慷仁(右)拿奖时不忘感谢当初找他演出《下一站,幸福》的导演陈慧翎。翻摄陈慧翎脸书

不只妆发,吴慷仁一路以来,也有迷惘不知怎做才对的时刻,那时有很多幕后的朋友可以请教,犹如幕僚。正因为朋友很重要,现在的他无论拍戏或代言的价码都很「随缘」。谈商务不像一般经纪人回Line那么即时,而是用Email来回沟通,但厂商们可能要等他拍完戏收工、晚上回家才有空回复。讲现实点,他不必怕机会跑了,机会通常会在那里等他。

而且不用怀疑,剧组、制作人、记者、广告商各路人马都有吴慷仁本人电话号码,连中国媒体都可以刷到本人微信。这组号码几乎算是公开的秘密,他也没在怕的,跟一般艺人只给经纪人电话大相径庭。其实换角度想,他只是多了一个「经纪人」身份罢了,大家有经纪人手机也算合理。

说吴慷仁是广告天王并不为过。翻摄吴慷仁脸书
说吴慷仁是广告天王并不为过。翻摄吴慷仁脸书

跟几位业界人士打听,收到以下资讯:「影集/电视剧是赚钱不会手软,每集25、30万起跳,最高到50万,有一直涨趋势;国片得奖前每部70万至100万(也有人说150万),《富都青年》、《但愿人长久》绝对不会高,因为要得名,且要拓展海外市场。」

邵雨薇(右)去年已离开长期合作的经纪公司「多曼尼」当自己的老板。翻摄邵雨薇脸书
邵雨薇(右)去年已离开长期合作的经纪公司「多曼尼」当自己的老板。翻摄邵雨薇脸书

有25年资历的广告业务告诉《壹苹》,吴慷仁的广告价码每支从350万到500万,要看他喜好程度,他很挑客户;出席活动1场大约30万、40万,代言就多一个0,1年前某支隐眼广告2年合约600万,由他亲自谈,只有喜欢这商品,脚本修到自己喜欢才会接。」

吴慷仁并不在乎穿衣服好不好看。资料照片
吴慷仁并不在乎穿衣服好不好看。资料照片

对此,吴慷仁本人否认说:「哪有那么高,夸张!你们媒体写的价钱都不对,我很有弹性,看案子啦,新导演或是公益都很随兴,有的就是帮忙朋友。」某戏剧制作人也说:「他价码不一定耶,他接每部戏会看状况,接广告的钱比较多吧, 依他的个性,想拍的戏费用再低都会接。」

吴慷仁(右)和妈妈。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右)和妈妈。翻摄吴慷仁脸书

多年前受访,吴慷仁提到《麻醉风暴》里「叶建德」一角,是他无所不用其极争取才拿下的角色,当时他手上还接演《出境事务所》男主角,为了轧戏,3个月来自己开车南北奔波,靠提神饮料撑著,汽车里程数可环岛10次。结果证明他慧眼识剧本,这2部戏让他同年分别入围第50届金钟奖,最后以《麻醉风暴》夺下迷你剧集男配角奖,也是他入行第8年拿下的第1座金钟奖。

吴慷仁在《麻醉风暴》里「叶建德」一角是他拚命争取来的。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在《麻醉风暴》里「叶建德」一角是他拚命争取来的。翻摄吴慷仁脸书

隔年开始,吴慷仁以《一把青》获金钟影帝,接著以电影《白蚁》得台北电影奖影帝,其实在他今年一跃成为金马影帝前,早就不必自己找戏,用业内人士说法是「想得到的剧本都在他那里,只是要不要接」。

杨谨华(左)眼中的好友吴慷仁脚踏实地。翻摄吴慷仁脸书
杨谨华(左)眼中的好友吴慷仁脚踏实地。翻摄吴慷仁脸书

吴慷仁麻吉杨谨华这么形容他:「我眼中的慷仁,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他身上会的技能都是从零到有的,有时更是一个疯癫的人,特别是在对于表演,这是让我佩服也是值得学习的地方。」另也曾被编剧好友形容「很有被讨厌的勇气」,毕竟他在业界素有「吴老师」外号,为人师、修剧本等等事迹难免得罪人或出状况。

艺人出事,有经纪人代为回应和处理,省了不少麻烦,但也有天兵经纪人乱回一通,反而害死艺人。吴慷仁虽然没有圆滑的或强势的经纪人挡在前方,但80万脸书社群平台就是他绝佳的发声管道,文笔佳,有幽默感,懂得危机处理,往往化险为夷。只能说他生对了时代,天时地利人和之下,可以高枕无忧当自己的主理人。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