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Energy」团名的诞生,Toro透露当初自己和坤达最早加入这个团体,当时两人很喜欢一个日本歌舞团体DA PUMP,「我们当时练习的目标就是,希望跟DA PUMP一样,嘻哈做得很好,也会Breaking,也唱得很好,后来发现DA PUMP是一个压缩能量的字眼,可是我们又不能跟他一样,那个时候就开始思考」,坤达接著说:「那时候其实有蛮多不同的英文单字,最后选中Energy,希望就是我们很有Power,很有能量。」


【推荐新闻】专访|Energy牛奶拆伙郭采洁内幕曝 当爸享天伦乐弥补童年遗憾


Energy世纪复合。庄宗达摄
Energy世纪复合。庄宗达摄

Energy去年担任天团「五月天」高雄《诺亚方舟10周年进化复刻限定版演唱会》最终场嘉宾,进而促成这次的复合。5人当中最后答应演出邀约的是书伟,对此,书伟解释,「我是最后一个已读的啦,因为有时候在拍戏也很忙,我没有时间看LINE,而且我比较不太会使用社群,尤其像群组这种东西,我读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在里面聊一圈了,然后就在某个夜黑风高夜晚,我想说好吧,那就来纪念一下我们成军20周年,毕竟大家难得又聚在一起,也给曾经喜欢过Energy的朋友们一个惊喜,当时就这么简单的想法。」

对牛奶来说,最紧张的就是这场演出,因为是重聚后第一个舞台,「大家都太久没有上台,然后这么大的场,我们那时候也算是想要挑战,希望大家看到我们是有以前的感觉,所以大家其实都花了很多时间在各自的练习上,要上台之前,真的是蛮紧张,我记得我那时候从下午就开始拉筋,拉了7个小时,因为之前有受伤嘛,所以从头到尾在复健一直拉,就是希望身体不要冷掉。」

牛奶(左)和Toro时隔多年重返幕前。庄宗达摄
牛奶(左)和Toro时隔多年重返幕前。庄宗达摄

时隔多年再度齐聚,谁反差最大?大家一致认为是坤达,阿弟则坦言自己和坤达话最少。Toro爆料,「我记得我们小时候出了一本书,你们(坤达跟阿弟)最后写说你们好像成团一年,没有认真聊过天,当时啦,那时候没有好跟不好,只是他们两个都是比较沉默」,身为团长的牛奶解释,「他们是观察型,不会主动去表达,就是你问一句我就答一句,你没有问他就不会讲话,以前达达就是属于那种小冷箭型,他只要一开口,冷箭就是一个笑点」。

坤达曾是团体里话最少的人。庄宗达摄
坤达曾是团体里话最少的人。庄宗达摄

当年话最少的坤达和阿弟,如今反成侃侃而谈的人,从何时开始转变?坤达回想应该是团体真的解散,团员各奔东西之后,「开始单飞后,才意识到自己要面对媒体、面对镜头的时候,你真的要去好好思考,你今天在这个场合,该说什么话该怎么样,我觉得那时候才有点认清跟想要面对这件事情,以前真的就是我听你们讲,再加上后来又在综艺节目比较多,譬如说跟KID和宪哥相处就更知道要怎么说话。」

阿弟在团体解散后,曾参加歌唱比赛,又上综艺和谈话性节目,到后来拍戏,「中间有一大段时间基本上我是没有经纪人的,我是独自去面对,然后接所有的工作,就必须学会说怎么去跟人家应对、去跟人家谈,也开始慢慢懂得并试著跟自己沟通,然后了解自己,我觉得这都是这段时间来的经历让我有所成长」。

阿弟有一段时间没经纪人。庄宗达摄
阿弟有一段时间没经纪人。庄宗达摄

比起谁改变最多,坤达直言:「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们5个人也都还在重新适应Energy这件事情,21年间,都是四4个人、3个人或者是其他的组合,所以说这5个人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子工作的状态,从复合到现在,我们还在适应,应该是说重新认识彼此。」

书伟最后一个答应当五月天嘉宾。庄宗达摄
书伟最后一个答应当五月天嘉宾。庄宗达摄

Energy不讳言当年会分开是因为一些合约问题,一年前碰面再聚首,5人把过去没讲出来的心结解开,这几年下来,大家也成熟了,比较知道如何去包容,或者是该怎么去跟对方沟通,「这是我们的成长」。处女座的牛奶,凡事都会计划好,团体重新回来并不在他的人生规划中,但得到歌迷的喜爱,让他既惊喜又感动。时隔多年重回幕前的Toro则表示:「我是想要Energy复活!」

阿弟有感而发说道:「我觉得更多的是,懂得如何去珍惜彼此,毕竟分隔10几年,能够再重回一起做,有同样的目标一起努力。」书伟也有同感,「谁会有这种机会,隔了20年然后又可以再重新站在台上,让大家觉得你们真的是他们的青春、他们的回忆,甚至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觉得这都是要珍惜」。至于未来团体的走向,他们没有讨论这块,坤达说:「就像奶哥讲的,我们很多事情不是已经计划好的,是一个一个来,然后就做吧。」

牛奶(左起)、书伟、坤达、阿弟和Toro。庄宗达摄
牛奶(左起)、书伟、坤达、阿弟和Toro。庄宗达摄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壹苹10点强打|范逸臣龟缩 田中千绘享Me Time!独扛采买任务、拔牙套吃冰慰劳自己(狗仔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