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指出,「星链」(Starlink)是马斯克(Elon Musk)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所营运的卫星网路,它在该产业具主导地位,而台湾正进行任何国家、甚至公司都无法做到的事:建立「星链」的替代品。

近年来,台湾不断遭受网路攻击之外,台湾距中国只有128公里,解放军几乎每天都会入侵海域和空域;台湾官员不断面临外界提醒:通讯基础设施必须能抵御事态危机。

此外,台湾的基础设施脆弱。去年连结台湾本岛与马祖的2条海底电缆断裂,导致马祖居民数月没有网路可用。而自2017年以来,这类断缆约有30次,大部分是因许多船只拖曳的锚所造成。

乌克兰战争增强了台湾领袖的脆弱感。由于乌克兰大部分电讯系统因俄罗斯武器和网路攻击瘫痪,乌克兰军方已开始依赖马斯克的「星链」。

服务于工业技术研究院的廖荣皇说,「俄乌战争让我们深刻反省」,「即使建造成本很高,但在特殊情况下,拥有自己的星链价值无限。」

SpaceX在卫星网路产业占主导地位,而马斯克长期以来一直透过他的电动车公司特斯拉(Tesla)在中国开展商机;特斯拉在上海拥有大型工厂。台湾官员决定最好建立一个他们能掌控的卫星网路。

不过要建立一个由台湾制造、发射和导航的卫星网路,将需要数十亿美元和多年的研究与测试。

SpaceX花了5年时间发射数千枚低轨道卫星,此空域比传统通讯卫星的飞行高度要低,约自距地球160公里处开始。低轨道卫星因距地面较近,讯号传输速度也较一般卫星快。

马斯克一再宣称他的卫星网路未来几年内将含盖整个地球,并与陆地提供的网路服务一样快。

在中国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资料照片
在中国制造的特斯拉Model 3。资料照片

马斯克并非唯一有此想法的亿万科技富翁。亚马逊(Amazon)创办人贝佐斯(Jeff Bezos)也宣布他的低轨道卫星网路计划。不过SpaceX已掌握半数以上的运作卫星,但亚马逊只发射了2颗卫星。

台湾表示希望在2026年前将第1颗通讯卫星送入轨道,并在2年内送上第2颗,同时间也正开发4颗测试卫星。总统蔡英文承诺为台湾太空计划提供13亿美元,将这些测试的最佳成果,发展成完全由台湾制造和控制的卫星网路。

开发卫星网路的同时,台湾政府已就接轨现有服务达成多项协议。

去年8月,台湾与总部在卢森堡的欧洲卫星公司(SES)成为合作伙伴,它是欧洲最大的卫星营运商;去年11月,中华电信宣布与欧洲通讯卫星集团子公司Eutelsat OneWeb建立合作伙伴关系。

即使台湾在建立并营运自己的卫星网路后,这些合作伙伴关系也可以提供层层的备援机制。

服务于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的曾怡硕说,「我们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我们需要投资多个系统。」

廖荣皇表示,有40多家台湾公司正在卫星供应链中生产零件。

台湾制造的卫星网路不仅可提供替代通讯系统,亦可使台湾在未来几年成为关键技术生产国,就像台湾在先进半导体的地位一样。

「创未来科技」创办人王毓驹表示,「目前我们在半导体和电子产品制造上实力雄厚,但太空是一个我们可以利用这种优势的新行业。」

台湾面临的挑战之一是发射卫星的火箭费用。大多数火箭只能使用一次,且需大量燃料,这使得除最有钱的政府外,几乎没有人可以进行试验,因为成本太高。

曾在改制前的国家太空中心(Taiwan Space Agency)服务10多年的陈彦升,创办了从事火箭发射的晋升太空科技。他表示从2005年至2016年,台湾每一颗进入太空的卫星都是在美国发射。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资料照片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资料照片

去年,法国阿利安太空公司(Arianespace)和SpaceX都发射了台湾研究和气象卫星。

SpaceX几乎已成卫星计划必然选项,无人比它投入更多资源来开发火箭,它甚至将竞争对手的设备送上太空。像马斯克对手贝佐斯就在去年12月表示,他的部分卫星将由未来3次的猎鹰9号运载,而猎鹰9号即是由SpaceX设计与制造。

自2018年以来,台湾一直探索取得卫星网路技术的方式,包括与SpaceX协商。但马斯克对台湾的一项要求表示反对,也就是任何参与通讯基础设施的外国企业,都须与持有多数股权的当地合作伙伴成立合资公司。

国防安全研究院的研究人员许智翔表示,马斯克认为这点「完全不能接受」。SpaceX没有回应置评请求。会谈也未能建立任何合作关系。

根据《纽约时报》看到的一封信函显示,共和党众议员盖拉格(Mike Gallagher)上个月声称,如果SpaceX不提供台湾「星链」服务,可能违反其向美国政府在全球范围内提供该服务的合约。

SpaceX在社群平台X上的一篇贴文中回应,该公司遵守其所有与美国政府合约。

当台湾的数位发展部被问及与SpaceX的合作前景时,数发部在电邮中表示,它将「评估与任何卫星营运商合作的可能性」,只要该营运商「符合台湾的国家安全和资讯安全法规。」

中国是特斯拉在美国以外最大的市场,马斯克与中国深厚的商业联结成为台湾的顾虑。

中国政府放松了长期以来对外资持股的限制,并在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立前,宣布了丰厚的激励措施。对于中国共产党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马斯克也发言支持。

国防安全研究院的曾怡硕表示:「如果我们依赖星链,但马斯克因为中国压力、因为他在中国的市场而决定中断服务的话,那该怎么办?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予以考量。」(中央社)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小粉红高潮了!「五星旗同框中央山脉」 中共战机影片大吃我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