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梨县政府为了打击富士山严重的「观光公害」(overtourism)问题终于下狠手,将从今年夏天起实施通行管制,已在富士山吉田五合目(半山腰)登山道安装一道高1.8公尺、全长8公尺的闸门。

为了搭配富士山景色,闸门贴上深色的杉木板、造价100万日圆(约新台币20.5万元),将从开放登山的7月1日凌晨0时启用,部署保全人员24小时管理,预定最多达7人。

登山客在通过闸门前,须先在付费处支付通行费2000日圆(约新台币418元)。如果没先预定山上小屋,在闸门关闭时间(下午4时至翌日凌晨3时之间)不准通行,就是为了避免登山客再以「弹丸登山」方式攻顶。每天通行人数上限为4000人,一旦达到4000人也会提早关闭闸门。

《产经新闻》报导,山梨县一侧的富士山「吉田口登山道」去年开山期间登山客人数比前年同期增加40%,这是因为COVID-19疫情平息后,访日外国旅客人数回升所致。

然而,山上小屋容纳的人数,却从疫情前的3200人缩减至1900人,减少约4成。因为比起疫情前,许多登山客杂乱躺大通舖的情况,经历疫情后更重视防疫,改为较卫生的寝室。相同空间能容纳的登山客人数减少了。

这也导致选择「弹丸登山」的登山客愈来愈多。有些登山客为了借用厕所或防寒,擅自闯入山上小屋设施,或是干脆在登山道上打盹、生起篝火,时常可见有失公德心的行为。

此外,由于接近山顶的地方过于拥挤,要攻顶甚至还得排队。山上小屋业者一致认为,「哪天发生重大事故都不会意外」,希望当局采取严正应对措施。

为何拖到现在才强制管制进山人数,山梨县知事长崎幸太郎17日在东京的日本外国特派员协会召开记者会说明,由于登山道属于「道路法」管辖,县政府过去难以管制。山梨县因此修改条例,把登山道指定为县的「设施」而非道路,才有权限制定规定,管制进山人数与时间。

以往攀登富士山除了需要预定山上小屋外,几乎不需要其他手续。但从今年夏季7月1日开山开始,山梨县一侧的登山道将有时间与人数管制,加上还要缴交通行费,预料将使过去有6成登山客选择的吉田口登山道人数减少,改道静冈县的登山道。

长崎说,目前山梨县和静冈线各自采取措施,会在今年开山期间结束后,共同商讨对策。(中央社)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加拿大华裔厨师网售「自杀工具包」!销40国1200人 纽西兰已知4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