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今天刊出的访谈内容指出,即便是在百家争鸣的台湾政坛,也总能注意到黄捷的存在,不仅是因为她头发的粉红挑染,或是她对cosplay的热爱,31岁的她以激昂的演说和改革观点闻名,1月,她更一举赢得立法委员选举缔造历史,成为台湾首位公开出柜的女同志立委。

黄捷最近告诉BBC:「我认为这对台湾来说是新的里程碑,很感恩台湾人愿意走到这一步。」

「当然,作为第一位这样的立委,我也承担一定的责任,也就是要更努力,让大家看到我在推动LGBTQ权利方面所做的努力。」

台湾是亚洲同志权利最进步的地方之一,2019年,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婚合法的地方,现在台湾还承认跨国LGBTQ+伴侣,并允许同性伴侣收养。

活跃人士估计,除了黄捷,现在台湾政坛还有十多名 LGBTQ+,其中包括台北市议员苗博雅,她和黄捷是1月大选中两位最知名的同志政治人。

早在2016年,时任总统蔡英文任命唐凤为行政院政务委员,是台湾、甚至是全世界第一位跨性别部长级官员。

有人担心保守政治会卷土重来,有人则梦想著,有天,性向甚至不再是讨论的焦点。

短暂从事环境健康研究和新闻工作后,黄捷加入了小党时代力量,并在2018年当选高雄议员。

隔年,她因与备受争议的韩国瑜正面交锋而声名大噪。在一次议会交锋中,镜头拍到她面对答询时不断跳针的韩国瑜,翻了个白眼。

那脱缰野马般的愤怒为她赢得高度关注,乡民封她「白眼女神」,让她一时间粉丝暴增,却也引来了各界关注,一家小报刊登关于她私生活的文章,让黄捷不得不出面否认部分指控,并澄清她是双性恋者。

她说,她被媒体强行公开性向,她的父母直到看到报纸报导才知道此事。如果有选择,她不会透露自己的性向。

她说:「我从不避谈性向,但我也不认为我有义务特别解释。当我们必须表明我是性少数时,是在告诉这个社会,同志是特例、特殊、不正常。」

之后,黄捷接受了身为出柜同志公众人物的角色。

她告诉BBC,她将在国会中推动LGBTQ平权,而首要任务之一,就是提倡同性伴侣生育亲生孩子。

台湾正在考虑允许同性伴侣获得体外受精等人工生殖技术。

但身为以好斗闻名的台湾国会中唯一的同性恋者,黄捷也预期批评者「可能会利用我的性向来反对我」。

「我已经能预想到,如果我表现不如他们预期,他们会说,因为我是同志立委…这是性少数公众人物常遇到的状况。」

她说,这是「社会环境不够友善」的一个例子,也是为什么,「即使在大家都觉得同性恋已经很开放的台湾,还是有很多公众人物很害怕曝光自己的性别认同」。

黄捷指出,异性恋政治人物常与伴侣一起公开露面,她却都是自己一个人出来,她的伴侣害怕陪她,「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必须承受负面的目光」。

其他LGBTQ政治人物也说,曾遇过许多障碍。

苗博雅告诉BBC,刚开始从政时,党内大老建议她「淡化同志身分」,建议她留长发、竞选文宣多用粉红色。

她拒绝了。

苗博雅说,挑战在于说服选民,不仅因为她的性向而注意到她:「一旦公开性向,选民对你的看法就会集中在你的性向上…简单讲,就是你会被贴上标签。」

在一个看似已拥抱LGBTQ族群的社会,这是场微妙的战斗。

过去台湾在同志权利问题上严重分歧,但政府民调显示,近5年台湾人对同志权利的支持率上升,目前约有69%支持同性婚姻,约77%赞成同性收养。

 

台北市议员苗博雅。翻摄《苗博雅》的YouTube频道
台北市议员苗博雅。翻摄《苗博雅》的YouTube频道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数十年未见暴雨袭击日本东北!山形县发最高警戒 山形新干线停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