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这7年间,陈吉仲已养成每天早起看菜价的习惯,但仍有他不适应的状况,陈说,我们同仁都知道,我去立法院从来不会看幕僚准备的QA,我甚至叫他们不要准备,可是他们还是都要准备,我都不会看,因为我每件事情都很清楚。
 
陈吉仲说,如果没有了解到细节,跟科长们一样了解,那有时候很多的问题就无法去找出来,如果没有去下乡,你永远不知道政策里面还有哪些要修正。

他在立法院只要是政策辩护的,「我从来没有退缩过」,该讲就讲、 不知道就不知道,不管再多复杂,心里都很平静。

另一个不适应的点就是,下午4至5点开会,会有晚上的便当,但便当可能下午3至4点就做好了,一路开到晚上7至8点,待事情处理完成后,离开待了整天的办公室,返回宿舍想看个电视休息一下,回去晚间9点多打开要吃,历经几个小时,只有臭酸的便当,迎面而来的味道「非常难受」,但因为肚子饿还是嗑下去了,这样的状况上演数十次,但他吃一口发酸的还是会跳过。

他也大推农业部楼下餐厅,4菜1汤他超爱,只要在办公室,中午时段,几乎每天都吃,他不挑食,但比较不选择吃整片炸的东西,如炸整条的排骨,但炸整条鱼可以。

他「做事坚持、做人随和」,也会化身「另类美食部落客」,出差时间允许下,就会带领2至3名随务人员一同品尝百元在地小吃,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如屏东必吃粿仔、粉钱等,也尝过台东、花莲等地,由他掏腰包买单。

他很感恩一路上有很多给他力量的伙伴,如为他使命必达敢行程的司机、随扈、各地同仁、各地农渔会总干事等人,他这条路才能走得这么长远。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