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宽恒指出,首先针对我和妻子陈丽凌窃占国有地部分,必须澄清房屋是盖在我个人私人土地上,与国有地毫无关系,而国有地是属房屋外围绿美化区,妻子陈丽凌于民国110年向国有财产局依法公开标租的,标租当时的现况就是这样,我们没有更改现况,而且依规定缴交租金,怎样案件到了检方就变成窃占?

热门新闻:五股观音坑溪断桥3伤 再爆「天降钢缆」砸晕工人!市府勒令停工
 
至于房屋买卖部分,我卖予何人属于我的私权,检方因我的物品未搬离,而称之为假买卖,实在令人无法接受,至于林进福与买家之间的金流,或买房投资的原因,实非我所能干涉。

颜宽恒重申遭控窃占国土住宅并无不法。资料画面
颜宽恒重申遭控窃占国土住宅并无不法。资料画面

贪污罪嫌部分,颜宽恒解释,林进福曾当我助理,助理费都汇进林进福私人帐户,他也确实在地方服务乡亲,根本没有诈领助理费的问题。
 
颜宽恒指出,从高额的交保金到今天的起诉,都是检方为政治服务的结果,我想请大家回忆一下,去年2月检调突然大阵仗搜索宜兰县长林姿妙,还有去年底搜索新竹市长高虹安,外界怎么看检方动作呢?

颜宽恒重申,今年我3月领表,不到一个礼拜,台中地检署和调查局就搜索约谈我,连我老婆一起办,侦办的时间、力道都非常凑巧,就是要以司法来影响我个人选情,宽恒最后呼吁,我无罪,会捍卫个人清白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