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昨晚在脸书发文表示,网际网路在2000年前后趋于成熟,寻找成人影像是他与许多网路使用者最常使用的功能之一,偶尔也会看到一些素人拍摄或意外流出的影像,尤其当它标题可能是某学校、某宿舍、某旅馆时,这些资讯让影片变得更诱人。

「李宗瑞性侵案对我来说是一个人生转捩点」,呱吉表示,2012年李宗瑞盗摄性侵影像疯传,里面多达30名以上的女性,每个人被贴上编号,像是拍卖会商品而被传播,这和2000年时看不清人脸的低解析度影片不同,自己感受到那是活生生的受害者,「我无法接受自己从中获得任何快感,所以我没有看,也没有让这些影像留在自己的硬碟里。我告诉我自己从此以后不再看任何外流的色情影像。」

呱吉表示,自己喜欢看成人影片,但不支持任何人观看盗摄流出的影像,他不会去谴责任何人找乐子的行为,但「我希望你现在可以想想,我希望你下次也能拒绝别人分享的盗摄影像连结。」

翻摄自呱吉脸书
翻摄自呱吉脸书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谁告贺军翔性侵? 知情人士:非酒店公关而是女荷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