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该名男性指控全文(本文经过该先生受权):

八年前,在社子岛的福安国中公开场合,我被现任士林大同立法委员、时任士林北投市议员何志伟肢体性骚扰。

犹记得,原本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夏日向晚,与当时研究所的朋友约了一起到社子岛,听柯文哲市府团队的社子岛开发户外开讲,官员、民代、地方头人与民众轮番在台上各抒己见,何志伟则是高谈其将社子岛打造成阿布达比之阔论,当下只是个旁观者身分,在台下默默听著各种意见的我与友人,私自吐槽著何志伟不切实际也不重视地方的狂想。

民意代表来到这种场合,除了致词刷存在感之外,不免就是把握机会与选民问候,何志伟上台发表结束后,也下来与到场的民众逐位握手、打招呼,直到来到我们这边的时候,完全预料之外的事情就突如其来地发生了。

或许相对其他乡亲而言,我与友人的确是相对年轻的存在,也可能何志伟原本靠近时就已有所盘算,他先是问了我们怎么会来,知道我们非地方居民,也是相关专业背景之后,就问我们对于他的阿比达比狂想有何看法,我与友人直接讲明不支持他的方向之后,何志伟一面问我们为什么不支持他的方案,一面双眼直盯盯的注视著我,一面一只手抓住我的左肩、一只手从我的右手背开始,以刻意、缓慢的方式一路抚上了我的前臂,然后上臂……

完全没预料到民代会以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与民众在公开场合互动的我,当下直觉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无法反应地僵坐在那里,任凭何志伟一路得寸进尺,直到坐在我右边位子的友人察觉不对劲,喝止何志伟停止他的动作,何志伟才将他已快抚触到我胸肌的那只手,悻悻然地收了回去。

但可怕的事并未到此就结束,何志伟紧接著迅速地抽出了一只原子笔,在完全未经我同意的情况下,一只手紧抓著我的右手,另一只手快速地在我的右前臂上写下一串手机号码,然后注视著我,边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丢下一句「记得来找我喔,我等你。」就直接从我们的后面离开了。在友人安抚完处在惊吓状态的我的情绪,稍微回过神之后,我只感觉到无比的恶心,将何志伟强硬粗暴写在我右前臂上的那串电话号码尽快地擦去,后来那天其他上台的与会者的发言、官员的打高空回应,我也完全记不得了,满脑都是我到底做了什么,才会让一个根本素昧平生的政治人物,认为他可以在公开场合,以这样方式接触他人的身体?

后来,2019年初,因为姚文智辞职参选2018年台北市长而空出的士林大同立委位子,最终由何志伟出马参加补选,因为先前在士林北投的一些文资保存案件,台北文资环境守护联盟的其他盟友与何志伟有合作,便有了要以联盟名义表态挺何的声音出现。尽管四年前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但在「顾全大局」的考量下,最终我还是很懦弱地选择不揭露此事,但也表示绝对不会以个人的身分公开为何志伟背书与表达支持。

当初我个人遭受何志伟骚扰的情境,对照看到某侧翼发表的所谓「巨石强森法则」,整个勾起当年事发当下的恐惧,与事后愤恨不平的情绪。任何身体条件的人,都可能面临遭受性骚扰甚至性侵害的问题;而即便一个人的生理体质条件再完备,在面对意料之外的突发状况时,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蔡英文任民进党主席时的妇女部前主任许嘉恬,一派轻松地以事不关己的第三人姿态,质问辉哥性骚事件的当事人在事发当下不跳车?怎么没有叫出来?而对于像何志伟这种家大业大,就算真的要走法律程序,他或许也无所畏惧的政客世家子弟,自己的身体条件再好,对他而言,他又有什么好怕的呢?或许他还期待你会控制不住情绪,出手防卫之后,可以把自己反转成为「受害者」,是吗?

而看到好几位疑似性骚扰的受害者的事件情境,我更庆幸在当年事发当时身旁有友人可以协助惊慌失措的我阻止何志伟的进一步肢体骚扰,并能即时安抚我遭到骚扰后的情绪,同时也能作为事件的目击者,证明我所遭到的骚扰为事实。但许多在非公开的一对一情境下,遭到权力优势者一方性骚扰的受害者,事发当下不但没有人可以即时帮助他们脱离情境,事后要寻求自己的权利,还可能像辉哥案的当事人一样,要一再面对他人对于所谓「证据」的质问与怀疑,一次次地遭受心理的煎熬。当下没人能够接住的他们,面对的恐惧与压力又是何等的庞大?

希望各种骚扰与伤害不再被相对具权位优势的人们所建构的「大局为重」所噤声,虽然或许晚了,但受过伤害的我们,都能成为编织可以接住更多人的网的一丝绳线,以温柔撑起坚强。

It’s NOT OUR fau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