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议员颜若芳前助理发文控诉,在服务处工作期间,遭志工「拍臀」性骚,但主管却冷回「人家也是把你当小朋友啦,不要太在意」,而颜若芳当时承诺会请志工道歉,被害人离职前却都没有收到任何道歉。对此,颜若芳表示,虽然她告诉受害者不必容忍,也曾要求志工道歉,但是处理结果显然有不足之处,造成受害同仁的阴影,对此深自检讨并深感抱歉。

不过,该前助理再次发文表示,看到前老板(颜若芳)轻描淡写的回应,有要求该位志工道歉,「我真的是打很大的问号,因为她看到我完全没有感到有抱歉感觉,也继续任由他在服务处自由走动」。因此她决定说完一直想讲的话,尤其看见前老板受访说「身为女性我们必须要为女性站出来」但脸书粉专却只字不提性骚的两面手法。

前助理说明,基本上在议员服务处负责地方行程,就是跑摊,红白帖、宫庙、邻里活动等都是工作范围,「但我不知道被性骚扰还要强言欢笑,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她说,就在办公室被拍臀之后,遇到一个由宫庙举办的餐会,「席间地方人士喝得很开,开始朝著我搂肩、搭背,但都只是基本中的基本,一整晚听对方开黄腔、讲醉话L每次都是相似的开头『妹妹妳好漂亮,你们办公室的女孩子都好美,你要来跟我吗,可以跟我回家喔』搭配时不时的手来脚来,我只能陪笑,等到活动结束见到男朋友,我马上就放声大哭」。

前助理说,相隔几周同个宫庙行程,先前不堪记忆又涌现,她实在太害怕跟同一群地方人士互动,当服务处全员出动去拜票发文宣品、跟他们「交流」,她实在动不了,僵在原地。回到服务处,颜有点生气的说「你刚刚为什么不去跟他们聊天?」,她只能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跟喝醉的人讲话」,但颜若芳竟回「他们喝醉后还比较好讲话,清醒的时候你无法跟他们拉近距离」。

前助理说,当下她沉默了许久,一直在思考,这是工作的话,是否应该努力完成?其他同事好像都把不舒服的接触,内化成工作的一部分。紧接著,前老板开启了奇怪的角度,想让我解释清楚,为什么不能跟地方人士好好「聊天」培养感情。

前助理透露,颜若芳还问「还是你比较喜欢跟西装笔挺的人讲话?」、「你觉得他们不够高级所以看不起他们吗?」、「你是这个意思吗?」我不敢回话,只能继续沉默以对,对颜句句的咄咄逼人表达无言抗议,她当下就决定,不论颜若芳有没有连任成功,选举结束后都要离开。最后颜若芳以些微票数落选,竟然有总松口气的感觉。

前助理表示,「在服务处工作期间,所遇到的晚间餐会行程。其实我都很害怕,怕遇到妖魔鬼怪,老是借口拿文宣,要故意摸手,或干脆拿椅子要我坐旁边陪笑。整个过程只有痛苦但也只能忍耐到结束」。

前助理痛诉,当时她刚毕业,工作即使感到不舒服也听话照做,不懂争取应有的基本权利。对于这些恶心的事情一直都想讲出来,再看到鸡排妹郑家纯如何面对性骚扰后,才给了她敢面对的勇气,投稿到树洞展览讲述自己的经验。「忍了五年,政治圈性骚扰案件终于连环爆,有前面的受害者公开经验,才让我有了勇气,因为『身为女性我们必须要为女性站出来』」。

对于未妥善处理服务处前助理性骚的指控,颜若芳今早回应「这大概是五、六年前的事,虽然当时我告诉受害者不必容忍,也曾要求志工道歉,但是处理结果显然有不足之处,造成受害同仁的阴影,对此我深自检讨并深感抱歉」。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