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了解,郑正钤被爆涉嫌对男记者性骚案,据悉是在一场立法院国民党团约记者唱歌的聚会中发生,当天有不少立委出席,一名男记者先行离席时,郑正钤热情道别,却在握手时对男记者抠手掌心,让男记者感到不舒服,回家一查,发现竟是同志圈的性暗示,愤而提出申诉。

国民党21日发出新闻稿指出,该案于6/4经电子信箱接获检举,并已约询双方,并将调查结果及处置方式作成报告,本案双方对于事件认知不尽相同,不过彼此都同意可以到此为止,并愿意签字认同结案。但新闻曝光后,随即遭到男记者的学长、「黑心律师」杨律师揭发被害人根本没有签字同意,直批国民党吃案。

而男记者也还原事情经过,表示6/4向国民党提出申诉,接著在6/16日接受国民党约询,地点位于中央党部隔壁的中仑大润发路易莎咖啡厅,约询结束后,他在6/21上午收到一份标题为「事件说明」的文件,请他在上头签名。但该文件仅罗列申诉人及被申诉人的供词,全未提及国民党性骚扰申诉处理委员的裁决和处置结果,也未提及这一份文件是否为结案报告,男记者因此以为只是初步的访谈笔录。

不过该案的主理人、国民党文传会主委林宽裕则向《壹苹》喊冤,当初他跟受害者还有嫌疑人个别谈过后,才到性平申诉委员会报告,或许在跟受害者沟通对于后续结案有认知上的差异,所以后来要结案时,对方表示要再修正,而他允诺并请受害者将需要再厘清的事实寄到性平申诉信箱,受害者后续也立刻寄信,因此最初双方就有共识,对方也同意签名。

但对国民党性骚处理过程,高雄市女性权益促进会副理事长黄嘉韵指出,至少有4大瑕疵:第一、调查应该在私密场合举行,但国民党却选在人来人往的卖场咖啡厅;第二、调查应该是由3名性骚申诉委员约询当事人,不该透过其他中间人转述;第三,调查应备有录音设备记下双法说法,之后做成逐字稿再请双方确认是否正确,但事实却是没签名;第四,性骚申诉委员应判断性骚扰是否成立,并通知当事人和主管机关。

「如果连记者都被草草签结,那其他受害者怎么办?」男记者呼吁,国民党应尽速健全性骚申诉处理机制,包括申诉管道、委员会组成、调查方法、举证责任分配、审理流程、调查报告的格式与内容、通知送达、结案程序等。他并指出,台北市政府社会局所出版的《性骚扰事件申诉调查程序宣导手册》,可供国民党参考。

「国民党主事者坦言没有完善处理机制」,这名受害男记者透露,多名党高层都私下对此案表示关心,并提出再次申诉之建议,但目前党内的性骚申诉机制,仅针对党工间性骚案处理,因此在涉及立委的案件下,没有完善处理机制。

男记者说,他6/21日当晚已经再次提出申诉,但截至6/27日都尚未收到回复是否受理,有鉴于此,他打算在7月适当时间向立委所属的立法院性平委员会,以及事件发生所在地的北市府性骚扰防治委员会提出申诉。

相关新闻男记者控立委性骚!还原国民党吃案内幕 这件事让他二度受伤「吓死人」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