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立委王鸿薇今天上午指控,侨委会委员长徐佳青面对巴西圣保罗中心欧女投诉受到张姓上司性骚「吃案」,随后王鸿薇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质询时,再问徐佳青对性骚案的处理情形,而徐佳青面对王鸿薇连珠砲似的询问,先是要王鸿薇去问专家学者性骚处理的流程,「事情恐怕不是委员所了解的那样,我都处理了,恐怕当事人是有其他要求,不是在性骚扰这件案件上」,并强调如果自己吃案,就不会把当事人调回来。

王鸿薇也当场怒呛徐佳青「你就继续掰吧」,并说民进党台北市议员何孟桦日前也控诉徐佳青吃案,她要求徐佳青应该自请调查;不过徐佳青也强硬回击,表示不能接受王鸿薇的控诉,眼见两人时间到了依旧吵得不可开交,召委廖婉汝也出声缓颊,并要求侨委会对此案成立外部调查小组。

王鸿薇曝光欧女与徐佳青的对话截图,内容更显示徐佳青今早还传讯给欧女。王鸿薇办公室提供
王鸿薇曝光欧女与徐佳青的对话截图,内容更显示徐佳青今早还传讯给欧女。王鸿薇办公室提供

王鸿薇下午也曝光徐佳青和欧女的对话,只见徐佳青要求欧女「不应对侨界说张主任调会是因为调查什么案子,如果我再听到侨界来跟我说妳散布不实讯息,我也会追究责任的」、「你跟张主任私下吃饭总共几次,有无亲密关系提供你愿意透露的内容,因为我也早就知道张主任的情形,他也给妳不该给的特殊职权及好处,基本上这是违反规定的!我通通知道,在地侨胞早就给我你们两人在此互动情况」、「我不会听信一面之辞,很多事情是妳和他两人都有责任,给你们要权力我就要课以责任」。

王鸿薇并说,徐佳青称侨委会性骚处理程序合乎规定,但其处理方式是跟双方当事人要求资料,并且个别用通讯软体联系通话,之后以当事人不向性平会提出申诉,因此不成案。但她请教劳动部相关办法,劳动部回函:「雇主于接获申诉性骚扰情事后,应采取立即有效之纠正及补救措施,并应依其所定性骚扰防治措施、申诉及惩戒办法进行处理。」

王鸿薇提到,根据《侨务委员会性骚扰防治措施申诉及惩戒要点》性骚扰申诉不受理的处理仅规定:「(一)申诉不符第六点规定而无法通知补正,或经通知补正逾期不补正者。(二)属于性骚法案件逾申诉期限提起申诉者。(三)申诉人非性骚扰事件之被害人或其代理人者。(四)同一事件已调查完毕,并将调查结果函复当事人;或性平法案件已撤回后,就同一事由再为申诉者。(五)对不属性骚扰范围之事件,提起申诉者。」

王鸿薇痛批「请问徐佳青,这里面哪一点告诉你,可以私讯当事人用社群软体通话之后,受害者不提起性平申诉就可以撤案?」,欧女同时向徐佳青申诉,也向人事主主管举报、正式公文陈报驻外人员主管侨民处等相关纪录都还在,根本不用再问是否申诉,「除非你要乔案,如果你的行为合理,不是大开性骚案私下吃案的大门吗?你过去长期以女权自居,却躲在这种规范底下,不羞愧吗?你处理得很好吗?」

王鸿薇续指出。徐佳青也在质询时无法否认,他是先跟受害者说明职务调整内容,再「严正」的问欧女是否要申诉,但徐佳青身为女权与性平倡议者,不可能不知道职权上下关系,对当事人意愿影响多大,又为何先讨论调职再讨论?

王鸿薇说,这点欧女也明确向她表明「本人与徐佳青沟通期间,她甚至扬言『将本人也调回侨务委员会』,致本人心生恐惧,唯有勉强接受徐佳青拖延至10月才将张希贤调离巴西圣保罗之初步处分;同时迫于徐佳青以『权力方』与『上位者』之权势压迫,本人不得已才勉强答应不会再向性平委员会提出申诉」。王鸿薇痛批,徐佳青哪来的脸在台上叫嚣影射被害者?

最后,王鸿薇也出示徐佳青跟欧女对话截图,对话明确就是有「不准跟侨界说张主任是什么案子被调查」、「你跟加害者两人都有责任」等等恶心言论,检讨加害者,更重要的是事发至今整整三这位加害者都还在巴西,跟受害者在同单位工作,劳动部说的「雇主于接获申诉性骚扰情事后,应采取立即有效之纠正及补救措施」,「徐佳青你做到了吗?我说性平只是妳政治工具不是刚好而已吗?你对得起妳委员长这个位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