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方上月起诉朱学恒,认定他在去年9月的餐叙中,2度亲吻钟沛君,且压住她的肩膀使她无法移动,再亲吻嘴唇数秒,并非仅触碰一下就结束,认定他涉犯最重可判5年的强制猥亵罪,将他起诉,目前台北地方法院已分案审理,预计12月8日下午首度开庭。

朱学恒4日晚间开直播陈述,他其实10月6日就知道自己会被起诉,但最让他感到诧异的重点是,他居然被检方「境管」了!他说,他告发自己,每一次出庭都到,且本刑在5年以下的轻罪,北检检察官居然发动境管令,实在不可思议。

他说,9月21日出庭,主任检察官就表明开完庭后会做强制处分,告知要开保金、叫他交保或境管择一,他的律师当下即反映「这是未审先判」,首先是还没起诉,且当事人有逃亡可能吗?结果检方要下强制处分,他问了好多检察官、律师,都没听过这样的案情要境管,禁止出国出海4个月,且检方的理由之一居然是他去年有出国过,轰检方「你有没有搞错?」

朱学恒怒指,他查过资料,本刑5年以下的案件,从来没有过这种事,结果检方现在用超越司法的方式「把境管当作一个处罚」,后来他气到走出法庭后,对委任律师说,如果检方要求开保交保的话,「我保证拒保,你他妈就收押我,你看看你这样子搞,是你难看还是我难看,我跟你拚了」。他直播标题更呛说,im.B诈骗首脑都可出境,告发自己的朱学恒却被境管,痛斥检方这样子搞还说党没有介入,简直在开玩笑。

台北地检署回应,全案在侦查过程中,检察官调查证据后,认为朱有逃亡之虞,而对朱限制出境、出海,这是检察官审酌个案情形,依法决定的强制处分,且朱涉犯最轻本刑5年以下之罪,依规定可境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