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恒下午2时现身台北地院,戴著印著「当人民恐惧政府」的口罩,记者询问现在心情如何、有想好怎么答辩吗等问题,他仅挑了一下眉,表示开完庭会受访。

至于钟沛君则于2时15分抵达法院,被记者问及有没有话想说、心情如何,则未发一语,走向指认室。

 

朱学恒要求传金溥聪出庭。彭欣伟摄
朱学恒要求传金溥聪出庭。彭欣伟摄

今天庭讯历时2小时结束,朱学恒步出法院受访说,我希望告诉人(钟沛君)和国民党的不分区立委(提名人)陈菁徽医师能够提供他们在记者会和通联中多次提到的监视器画面,我相信这可证明我的清白,如果各位有任何的疑问,可询问陈菁徽医师,她主张有监视器,且多次告诉我这件事。

朱学恒说,在案件后续节目中,TVBS新闻部副理曾提到,在本案中有一名国民党的党国大老,是告诉人的导师和重要人士强烈要求她必须出来,才会有这个案件,他研判这个人是金溥聪,所此他向法官声请传唤金溥聪出庭。其他部分,他晚上直播再说。

钟沛君则在朱学恒离去后才出面受访,她哽咽痛斥,被告自从被起诉至今,不道歉、不认罪,造成她N度伤害,「我和我的家人都非常痛苦,相信司法会还我公道,其余静候司法调查,谢谢」。面对记者提问「他今天还是不认罪吗?」钟沛君没有回应,快步离去。

 

 

钟沛君指控遭朱学恒强吻。资料照片
钟沛君指控遭朱学恒强吻。资料照片

 

 

检方起诉认定,去年间朱学恒主动邀约钟沛君餐叙,钟提议邀请陈姓女友人一同赴约,因此3人于去年8月6日晚上6点多,在台北市大安区某餐厅包厢聚会,当晚9点多,陈女的丈夫也进入包厢一同聊天,约莫10点多陈姓夫妻离去,包厢只剩朱学恒、钟沛君2人,朱学恒竟色心大起,趁四下无人起身走向坐在角落的钟,用双手压住她的肩膀,并将她固定在墙壁,让她无法移动身体,随即强吻钟的嘴唇数秒,直到钟转头挪动将嘴唇滑开,朱学恒才停手回到座位。

没想到朱学恒食髓知味,见钟沛君呆坐在原地不知所措,又再度起身一手压住钟的肩膀、另一手拉住及搂抱钟的手臂,不顾对方撇头挣扎再次强吻。

检方根据陈姓夫妇、餐厅老板娘供词,确认当晚确实有餐叙,另根据朱学恒未被逼迫状态下所写的切结书认定,朱学恒确实两度强吻钟沛君,检察官审酌朱学恒犯案时压住坐在角落的钟沛君,让她无法挪动身体,且亲吻数秒,并非触碰一下就结束,后来又再次压制女方肩膀、搂抱方式,即使钟已将头撇开、出力挣扎,朱学恒仍亲吻对方嘴唇,已涉犯最重可判5年的强制猥亵罪,将他起诉。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抱摸法院女职员恶说「妳好香」!前院长遭弹劾、建议撤职 18万退休金恐剩7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