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时期威风八面、刷新NCAA篮球得分纪录的克拉克(Caitlin Clark),加入WNBA印第安纳狂热队(Fever)后就签下一纸4年33.81万(约1103万台币)新人顶级合约,不过完全比不上NBA职篮,与去年状元温班亚马(Victor Wembanyama)的4年5520万美元(约18亿台币)新秀约相比,差距高达163倍。

WNBA最高薪球员每年可赚24.2万美元(约788万台币),远不如NBA底薪球员的100万美元(约3257万台币)。

WNBA球员也了解两个联盟不论收入、球迷及历史都无法相提并论,更别提NBA至今历经了50次的薪资协商,不过她们只想求个公平。

WNBA拉斯维加斯王牌队(Aces)球星普兰(Kelsey Plum)说:「我们不是想赚和男子选手一样的钱,而是想要同样比例的薪水。」

NBA订定的团队薪资总额约为总收入50%,而WNBA才10%,使WNBA各队薪资上限落在约150万美元,与NBA的1.36亿美元相比天差地远。

克拉克大学最终战虽然无缘冠军,不过收视人数高达1870万人,刷新纪录,即便如此,NBA的转播权利金高达28亿美元,反观WNBA仅6500万美元,在联盟与球队收入有限的情况下,球员能进行薪资谈判的空间自然也被压缩。

█推荐新闻:拜登说舅舅可能被食人族吃了 美军:没这回事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东契奇、KI后场联手 写NBA季后赛50年神奇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