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今天报导,中国儿科门诊近日仍处于高压情势,出现多种呼吸道传染病高发生率、至少7种病原体同时流行的情况。

中国提供给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霉浆菌自5月以来一直在传播,呼吸道合胞病毒、腺病毒、流感病毒自10月以来造成儿童门诊和住院人数增加。目前,霉浆菌在中国还没有完全退场,外界尚不知道和其他病毒叠加感染后会产生何种后果。

北京一间医院外,家长推著轮椅上的孩子就医。资料照片
北京一间医院外,家长推著轮椅上的孩子就医。资料照片

美国田纳西州范德比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医学院传染病学教授夏夫纳(William Schaffner)对美国之音表示,去年冬天,美国等西方国家经历了流感和呼吸道合胞病毒的提前爆发,伴随新冠病毒的增加,但是没有检测到霉浆菌增加,这似乎很不寻常。

夏夫纳指出,霉浆菌也有季节性分布,全年都可能发生,冬季感染的情况更多。它确实对幼儿有更显著的影响,有时可能从简单的呼吸道感染,严重到引起肺炎。但大规模爆发是非常不寻常的。

北京一间医院外,等待带孩子就医的家长。资料照片
北京一间医院外,等待带孩子就医的家长。资料照片

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副教授史派罗(Annie Sparrow)28日撰文表示,中国肺炎患儿住院人数激增的背后原因可能包括,霉浆菌与COVID-19结合时会更致命;针对儿童的抗生素产生了抗药性。

兰德公司中国政策研究主任黄志环(Jennifer Bouey)认为,一个巨大的挑战在于治疗霉浆菌的前线抗生素在中国的抗药性很普遍。在美国和欧洲的所有霉浆菌肺炎病例中,抗药性发生率约为10至30%,在亚洲这一比例约为80至90%。北京进行的研究表明,2008年的发生率为68%,2012年上升至97%。

资料照片
资料照片

不过,霉浆菌肺炎高峰过后,可能酝酿更大的威胁。北京市疾管中心副主任王全意近期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今年的流感高峰可能提早到来。

黄志环表示,她最担心的是,在中国医疗系统应该为即将到来的流感、新冠和呼吸道合胞病毒季节做好准备的时候,高密度求诊将使得儿科专科医院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中央社)

北京一间医院外,带孩子就医的家长。资料照片
北京一间医院外,带孩子就医的家长。资料照片

壹苹新闻网-投诉爆料

爆料网址:reporting.nextapple.com

爆料信箱:news@nextapple.com

★加入《壹苹》Line,和我们做好友!

★下载《壹苹新闻网》APP

★Facebook 按赞追踪

壹苹娱乐粉专壹苹新闻网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