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里逝去3月15日身体不适进入医院诊治,当天出院后,隔天16日又因身体不适送医诊治,当时医院已经察觉萧里是老鼠药中毒且告知他;4月11日,萧里再度送医急诊,因对解毒药过敏,18日命危送加护病房,去年5月间经由家属透过群众募资平台募得医疗专机费用,返回澳洲。

萧里的家属一度怀疑他是吃了被污染的街头小吃,当时引发社会恐慌。但台北地检署调查,怀疑萧里的女密友(45岁)疑似对他中毒原因知情,还在她住处搜出一瓶液态老鼠药空瓶,因她说词连环变,检警对她的说法存疑,因此先将她限制出境、出海。

女友人始终辩称,老鼠药是她泡给自己喝,却被萧里误食。台北市刑大过滤扣案卷证,日前完成调查,依重伤害罪嫌将萧里女友人移送北检。北检证实,已收到警方移送书,至于女友人是否涉嫌及使用老鼠药的动机,尚待进一步厘清。

 

萧里已搭乘医疗专机返澳。翻摄澳洲广播公司(ABC)
萧里已搭乘医疗专机返澳。翻摄澳洲广播公司(ABC)

珍惜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