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立委陈亭妃今天表示,她委托律师黄帝颖对国民党立委徐巧芯提告。她接著拿出照片,徐巧芯把过程一五一十、用非常轻佻与理直气壮、毫无悔意的态度,直接说「我就是故意要绊倒的」。若今天国会已经产生仇恨、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同事「我觉得好可怕」,所以当徐巧芯的直播影片在社群散播时,她接到无数电话,说如果不告徐巧芯,真的就是在教坏下一代,下一代会不知道对错,所以她在周六就验伤、周日就跟黄帝颖联络,委任其担任告诉律师。

陈亭妃提到,本来是要在昨天兴讼,但昨天是总统赖清德就任的好日子,因此改到今天。陈亭妃也拿出影像,直指国民党立委早有预谋,国民党立委罗廷玮当时说「陈亭妃在这里」,所以徐巧芯就过来揪住她的衣领,自己也要徐巧芯别扯著她的衣领,她快喘不过气;而幸好民进党立委黄秀芳、陈培瑜与王美惠赶紧过来,把徐巧芯的手弄开,「我这样回想起来,实在有点可怕」,进到门后徐巧芯还把她绊倒、压在她身上,这都是徐巧芯说的,过程非常清楚。

民进党立委陈培瑜解释,自己当天就在陈亭妃旁边,看到徐巧芯一路挤来,用右手抓住陈亭妃的外套,而且越抓越紧,想把手扳开还越抓越紧,在当下大家都非常拥挤,几乎快无法呼吸,所以只有想尽办法赶紧把陈亭妃抓出来。

民进党立委黄秀芳也出面作证,当天是真的很混乱,徐巧芯是有预谋、且是想要致人于死地,把陈亭妃的衣领抓住又绊倒她,很难想像一个国会议员,可以用这样轻挑的口吻、用预谋杀人的方式对待自己的同事。

陈亭妃补充说,她当天只是要进去签发言,国民党是要霸占主席台、用混乱护航韩国瑜。在这么乱都没有办法清点人数的状况下,怎能用举手表决?他们就是要护航韩国瑜。她也要问徐巧芯,「你说民进党插队,我们要乖乖进去签发言,国民党没人签发言,请问我们插谁的队?国民党打人喊救人」,她已经是第五届的立委,第一次看到在这么混乱的状况下还用举手表决,让我们很担心国民党还会搞出什么动作。

律师黄帝颖表示,对于立委间其实有议事自律或言论免责,但是若像徐巧芯有故意伤害,徐巧芯也说自己就是故意绊倒,这都是故意伤害行为,踩过议事自律及言论免责界线,清楚构成刑法伤害罪,因为主观犯意明显,客观事实是确实造成陈亭妃的伤害,徐巧芯构成《刑法》伤害罪,会向台北地检署提起刑事告诉,徐巧芯在直播中清楚自白犯罪事实,这也会一并提供给检察官。

陈亭妃最后说,自己会去调阅监视器,自己也会将验伤单附上,希望北检审慎处理,还她公道。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點擊閱讀下一則新聞
立法院表决国会扩权覆议案!朱立伦将领军「蓝鹰」对尬「青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