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绿两党近日陷入性骚扰风波,掀起政坛Me Too运动。继女记者昨天揭露国民党立委傅崐萁性骚扰「抱著我的头亲我」外,如今也传出国民党智库副研究员曾柏文在担任《端传媒》评论主编时性骚扰评论作者与特约记者。

有一名受害女性在脸书上称,曾柏文与她约见面,基于认为曾是可以信任的前辈,没有多想地赴会,以为就是对一些议题的抒发或闲聊之类;结果赴约时曾柏文便邀约她上自己的车坐坐,以四处奔波后非常疲累为由,表示「不如在车上聊吧」。

受害人表示,「我的理智跟感性都提醒我,最好移动到公开的场合。但他放倒了椅背,双手交叉搁在脑后,闭上双眼,再一次强调他是真的很累,我们就这样聊吧。我挣扎了很久,从来没有人教过我,这种情形你该怎么做…突然谈到他跟妻子的问题(之后几年我遇到不只一位男性跟我谈他们跟妻子的问题,我逐渐知道那是在洒饵,就是在判断妳的反应,妳一旦咬了,他们之后就可以说妳是自愿的),但至少那时我认真地想倾听,想说这是一个你欣赏的前辈的人生的小麻烦」。

「但我发现我的认真缓缓地被带到一个诡异的方向,谈到他很享受我们的对话,记忆中他还说了一些,我们的频率其实更靠近,他在妻子身上难以找到类似的感受之类的。那股不安宁的感觉又回来了,我只好把话题带到他的小孩身上,不断地询问孩子的近况,平常跟妻子怎么分工照顾小孩。我隐约觉得我必须不断地把话题绕到他的妻小,我才可以脱困,才可以表示『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也忘了怎么结束的,只记得自己一直有快要窒息的感觉,总之我『大致完好』、筋疲力尽地下车了」。

受害者表示,6月3日曾柏文传讯息跟她道歉,说他很抱歉,自己接受他的道歉。「我同时告诉他,短短一天,我收到三位女性的私讯(如今变成五位)说他们遇到类似的遭遇。文章里的编辑也收到一些诉苦的讯息,人数不断地增加。我希望曾柏文先生可以一并回应,过去十几年,你到底是对哪些人,各自做了什么?为什么女性只是想好好写稿,参与公共讨论,却得面对你的碰触、暗示、邀约?」

此贴文也引出另一位受害女性说出自己的经历,表示自己身为特约记者,到台湾然要拜会当时为端传媒评论主编的曾柏文,但曾柏文以赶截稿时间为由,说只能约晚上10点在某咖啡馆见,结果曾柏文赶稿到咖啡店关门后,便提出换地方,并邀请当事人上车。但当事人上车后,又改口说自己不想要去咖啡馆或宵夜,「转而说我们去立法院(还是行政院⋯因时间有点久忘记了)后面的停车区,没什么人,可以静静聊会天。我出于女性『善解人意』的期待是同意了,但已经越来越紧张」。

当事人表示,车子停在深夜空无一人的行政区后,她紧张得全身僵硬,紧紧地抱著自己的双肩书包,全身贴在车窗一边。「已经忘记他跟我聊什么,我只记得自己不断地提跟自己跟先生的关系和情意,并且不断讲中国抗争的悲惨故事破坏气氛⋯⋯」。

不过该当事人也称,曾柏文也直接来跟她道歉了,「我接受他的道歉并希望曾先生是真的知错」。

对此,国民党回应,据了解曾先生为智库无给职特约副研究员,以前曾有专案合作过,现今并无合作关系,相关事件当事人也已公开表达接受曾先生之道歉,一切尊重事件当事人感受与处理。如有需要国民党协助部分,会秉持坚决守护性别平等及女性权益立场,循既有性平调查机制妥适处理。

国民党再次重申,对于党务职场内部,人事部门均依照相关法规设立各种防治与救济机制,至于其它场域性平事件有涉及本党党员部分,考纪会也有相关办法处置。无论哪一个职场或环境,国民党一定以最高标准处置,坚决捍卫性别平等与女性权益,没有模糊的空间。